追蹤
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6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逃] (上) MAR魔兵傳奇爾藍

                                          

                               逃!!

 

「你不會想問原因嗎?」當那那西第二度確認禁錮羅藍雙手的鐵銬是否牢固時自己先提出了這個問題

笑笑的,絲毫不在意自己今後被限制住的自由:「你們會這麼做自然有你們的理由啊,犯錯的人被囚禁被審判這是很正常的。」

「我真的搞不懂你在想些什麼,羅藍。」確定羅藍無法逃脫這個地牢之後,那那西輕鬆的說,語氣又回復平時的輕佻

「呵呵!我也不知道那那西你平常也都在想些什麼,應該都是跟女孩子有關的事吧!」因笑而瞇成的弦月,羅藍的聲音很清脆迴盪在陰暗陽光無法進入的地牢之中

「該不會在你們眼中我真的是那麼好色的人吧?」那那西故作緊張的問這個動作又引起羅藍更大的笑聲

 

等他笑夠了,那那西露出憐惜的表情拂過羅藍的髮絲看著他:「這也不算是你的錯,為什麼卻也要你來擔?

「因為...我是魅影最忠實的信徒吧!就算我沒傷過甚麼人但我也是西洋棋兵隊的爪牙之一。」

戰爭遊戲結束原先的戰敗的西洋棋兵隊成員多數都被逮捕,要他們為自己所犯過的錯懺悔,並要求他們用一輩子的生命來替那些因西洋棋兵隊而受到傷害的人們做彌補,而羅藍現在所等的就是審判了

 


「中午的時候我會送飯來給你
,等我吧!」那那西走出那個灰暗的地牢迎上面的是耀眼無比的陽光,這世界的落差也真大啊...

「你確定沒有!」一名黑髮少年一隻手緊抓著士兵胸前的衣襟大聲的質問著

「阿爾維斯大人...小的...小得真的沒看到您說的那名金髮的西洋棋兵隊!」嚇出了一身汗年長的士兵長深怕自己說錯一個字這條小命就沒了

那那西走近將阿爾維斯與士兵分開,並意示要士兵趕快離開「阿爾你剛剛在做什麼啊?

阿爾維斯不想回答他的問題轉身悻悻然的離開,那那西也自討沒趣的準備離開時卻發現了躲在石柱後的精靈

「貝兒?」那那西輕輕的叫著那個名字,名為貝兒的精靈低著小小的頭顱,煽動著輕薄蝶翅從石柱後緩緩飛出「那那西...

「怎麼了嗎?」伸出手掌讓嬌小的精靈停在上面,只見她一臉憂慮的神情不免也有些擔心

「阿爾...阿爾他...在找那名西洋棋兵隊的騎士......

「我知道啊,那又如何?

「貝兒..我認為...阿爾他不應該那麼著急的找他。」精靈的模樣和平時活潑開朗的形象完全不同

「為什麼呢?

「因為阿爾他!他太在意羅藍了!阿爾明明知道羅藍是西洋棋兵隊的人卻還...卻還那麼擔心他。

「妳覺得這樣不好嗎?

「我不是討厭羅藍!只是...只是貝兒覺得這樣對阿爾維斯不好,因為羅藍是西洋棋兵隊的人。」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改天再跟阿爾談談吧。」

「真的嗎?那那西!」驚訝的笑容

「我那那西不會騙女生的!

「謝謝你!

 

 

「羅藍的事情處理好了嗎?」櫻色長髮的魔女淡淡的問

那那西看著天空的浮雲隨口答:「嗯,羅藍他很乖,當我跟他說必須要帶走他時他也沒反抗。」

「羅藍的乖也只有我們這幾個MAR的人知道,但那些因西洋棋兵隊而受到傷害的民眾可不曉得,所以也只好先把羅藍當罪人一樣來看待。」嘆氣與無奈

「他算是魅影的犧牲品吧......」贊同魔女的說法

「這件事不可以讓阿爾維斯知道,不然他會瘋掉了。」嚴重警告

「我當然明白啊,而且羅藍也在逃避阿爾維斯,所以他被囚禁的事只有妳我跟一些審判的人知道罷了。」

5,5天後會舉行審判。」

 

 

 

 

羅藍你到底去哪了?阿爾維斯毫不目的的漫步在綠密樹林之中但心情卻意外的暴躁,和平時冷靜理智的形象不符

KUSO!」阿爾維斯脫口而出一句罵人的話引起在一旁樹叢中採著野菜的女子注意

「阿爾維斯?」留著俐落短髮的女子一手提著編織的竹籃,走出樹叢吃驚的看著他「你是伊安身旁的那個?」突然間阿爾維斯想不起女子的姓名有些困窘

「我叫琪多。」女子上前報出自己的名字

阿爾維斯想趕緊轉移話題來掩蓋自己忘了別人名字的失禮舉動:「妳怎麼會在這?

琪多指著不遠處的一棟小屋說:「我跟伊安一起住在那,我是來找一些可食的野菜。」

「這樣啊,我有事先走了!」阿爾維斯轉身就想跑但卻又被琪多給叫住了

「阿爾維斯我有事想拜託你,羅藍他被你們城堡那邊的人給帶走了,羅藍他真的沒做過什麼壞事,那孩子不該受這種罪的...

聽到這些話阿爾維斯如同被雷劈到一般神情滿是憤怒,不回答琪多的話就一路衝回了城堡

 

「那那西!」當那那西轉過頭迎面就是一個重拳將他打倒在地

「阿爾維斯大人!」阿爾維斯的舉止驚動了一旁巡邏的士兵

但阿爾維斯並沒停下動作繼續毆打躺在地上的金髮少年,接著兩人扭打成一團:「你這混帳!你們到底把羅藍關到哪了!混帳!

「不要這樣!阿爾!」小小的精靈在一旁尖叫

「阿爾維斯快住手!」魔女的聲音開始飆高

那那西也不是省油的燈,腳先一曲再用力踹開壓在他身上的阿爾維斯

「阿爾維斯!」貝兒飛到阿爾維斯的身旁,擔心的看著他身上的傷勢

「您還好吧?那那西大人。」士兵扶起了那那西緊張的問

那那西因剛剛被阿爾維斯毆打的事而鬧得一肚子的火,忍不住指著阿爾維斯破口大罵:「阿爾維斯你瘋了嗎!

「我如果瘋了!那也要看是誰害的!」火氣也不小的阿爾維斯還毫不猶豫的反罵回去「你!」那那西氣得說不出話來

阿爾維斯看他不答接著繼續罵:「你說你會幫我找羅藍的,但你卻幫城堡的人抓住羅藍!你還算朋友嗎!

「阿爾維斯你冷靜一點!這並不是那那西所能決定的,你要替白雪跟她父親想想啊!」魔女桃樂絲擋在阿爾維斯面前

 

「可是!」阿爾維斯明白她所說的事,現在西洋棋兵隊的餘檔四散,如果國家不將他們處決的話人民會不安甚至會認為是國王無法保護他們而動亂,只好將西洋棋兵隊一一審判,阿爾維斯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只是因為那個人是羅藍

 

「我...」阿爾維斯嘆了一口氣望著藍天「我要見羅藍。」

 

 

生銹的鐵門被緩緩推開發出刺耳的噪音,陽光瞬時衝進了地牢,原本沉睡的天使張開了雙眼有些迷濛跟疑惑,背光的來者讓他看不清對方的面貌

 

「那那西?」滿是困惑與不確定,只到那個人走到他的面前他幾乎要叫出來

 

                       
                                                        「阿爾維斯!!

 

 

 

 

 

 

「老闆我要這些。」滿滿的笑容清秀面孔的少年將手上的錢幣遞了過去

 

「歡迎下次再來喔。」年邁的老闆看著少年露出慈祥的面貌,心想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嗯!」少年抱著購買的瓶罐微笑的點點頭,給人的感覺就如春風輕輕吹過一般

 

 

噹啷!玻璃門被推開上頭的風鈴隨著門的動作發出了聲響

 

羅藍一轉身剛好跟這個剛進門的客人打了正面,眼中滿是驚訝跟,原本在懷中的物品掉落至地破碎成一片

 

「羅藍!?」帶著精靈的墨髮少年發出驚呼,這有些太突然了

 

但一向待人友善禮貌的少年卻在下一刻衝出了店門留下錯愕的阿爾維斯和滿地的碎片

 

 

追了上去!羅藍的腳程並不快,阿爾維斯利用捷徑繞到他面前擋下了他

 

「我不想看見你!」劈頭就是這一句,恐懼的後退張望四週想找機會逃脫

 

「為什麼?」不明白,擔憂的神情出現在臉上

 

 

            「因為我恨你,你殺了魅影!破壞魅影對我永遠的承諾。」

 

 

無法反駁,最後的確是阿爾維斯下的手,結束了魅影以已為傲的永恆生命,也打碎了魅影對羅藍永遠承諾

 

魅影死時羅藍不在現場,阿爾維斯無法向他說明那時的狀況,他要怎麼跟羅藍說魅影最後是自願讓阿爾維斯殺了他的,這種說法太可笑!但事實卻真的是如此,硬要說也說不清糾葛

 

 

「你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下秒,張開的雪白羽翼帶離羅藍離開阿爾維斯的面前

 

 

 

「我覺得羅藍是在逃避你,因為他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在聽完阿爾維斯的簡述之後,魔女直接下這個評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