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6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親愛的陛下{聖魔之血}(所羅門觀點)

他侍奉她三百多年了,幾乎一生都在為她奉獻,但卻不知她的面貌沒聽過她真正的聲音,但這是他一輩子身為長生種的榮耀,因為他所侍奉的是真人類帝國的母親“皇帝˙芙勒蒂卡” 他陪伴她超過十萬個日子,從他還是孩子時從他剛學會懂事時,他就知道她是至高無上的,她是偉大的,卻也意外的偉大到令他感到恐懼。她太過偉大,強大,通曉一切,雖看不見她刻意戴上面紗的尊容,但他很清楚在他服侍她的三百年中,在除了面紗及在翠綠色高貴華麗服飾包覆之下的玉體,其餘的外型都沒變,與他小時第一眼見到的的模樣絲毫未變,不曾蒼老,永遠如同少女般的細白肌膚及體態。他很尊敬真的很尊敬她,他有日他卻突然有些疑惑,那名如同神一般存在的女帝,沒人知道她從哪裡來,但她卻帶領眾人建立了帝國,守護著帝國到現在超過了八百年,不合乎常理的壽命,她到底是神還是...惡魔!?或許...尊貴偉大的她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他覺得自己是很接近被眾人尊稱為母親的皇帝,但他卻對於她的一切卻跟眾人相同,一無所知。所以最後,他做出了最讓人無法原諒的決策,他決定要暗殺掉皇帝,那名偉大的母親。 在執行計畫中他除去所有可能會導致失敗的可能因子,也將所有的罪嫁禍給孟斐斯伯爵和與教廷有數次接觸的基輔侯爵在計畫實行的前一晚,在愛兒之島,他遇到了一名穿著市民服留著俏麗黑色短髮的密探少女,他看得出來那名少女不是普通人,因為她用她纖細的雙手持著銳利的雙刃竟然可以一刀將那些難纏的自動化獵兵給斬首解決,但最後...他對用了“遺產˙所羅門指環”將她打入深海之中那晚在他少得可憐的淺眠之中,他做了一個夢,他夢到很久很久以前幾乎可以說是兩百年前,他小時候的事... 那時他好像連十一歲都還不到,他騎著白馬繞著海岸線走,要去哪呢?他也忘了...他無意間抬頭看到有隻蝴蝶輕搧著薄翅飛過,但突然來的一陣海風將他代表貴族身份的高帽往他身後帶走了他趕緊轉頭,只見到一名穿著平民服飾提著花籃的短髮少女輕輕往上一躍,輕鬆接住了他的帽子,剛剛的那隻蝴蝶則往賣花少女的花籃飛去少女對他露出溫柔友善的笑容,隨手將花籃中一朵清香的蓮花放入他的帽子中,笑著說:「你要不要來朵花啊?」 蝴蝶...乖乖的停在賣花少女的肩上 賣花少女的模樣,似乎跟今晚被自己打入海中的密探少女容貌有些重疊... 黑色微翹的短髮,開朗的笑容眼睛是尊貴的翡翠綠... 原本以為成功的計畫卻失敗了,因為通曉一切的皇帝早已知道他的陰謀而刻意詐死,在他計畫將要完成最後一刻突然現身... 「......住手,所羅門。你這個樣子,朕不想再看下去了。」穿著只有皇帝才有資格使用的尊貴翡翠綠的華服,偉大的而神秘的女帝輕踏著步伐現身在眾人面前「迪格斯里公爵,沒想到你是居然策劃陰謀的首腦,在愛兒之島想殺害朕...難得在眾多孩子之中,朕對你特別期待...」語氣中盡是惋惜,體態與一般少女沒兩樣的皇帝用如同母親的口吻對他說 ...期待?他不相信!尊貴的女帝對他有任何的期待!但令他疑惑的是他明明下手的地方並不是愛兒之島,為甚麼女帝會說.... 看出他的疑惑,女帝緩緩的掀開自己的面紗,將自己的尊容第一次曝露在世人的面前「這張臉,你記得嗎?」黑色微翹的短髮,翡翠色的眸子,他立即的認出那是那晚被他用所羅門指環打入海中的少女。她是女帝,真人類帝國永遠的主人,也是被眾人尊稱為母親的皇帝˙芙勒蒂卡!「被你用所羅門指環對付時,連朕都感到心驚膽跳啊,所羅門。」微笑著,一步一步優雅的走下台階,語調有些輕鬆看著她吃驚眾卿「—那麼,你還有甚麼話要說呢?還有的話,朕就聽。」她溫柔的問著他,從她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怒意,任何因為眼前這個人想暗殺掉她的怒意「.......有的。剛才陛下對臣這麼說「朕對你特別期待」「的確,會演變成這樣,朕覺得非常遺憾。」「......遺憾?」他握緊著拳頭「遺憾?不要睜眼說瞎話了!陛下!你是我們偉大的母親!!您對任何人...都沒有期待!!沒有任何一位貴族能得到您的信任!!!」瞬間他將這三百年的不滿全都爆發出來,也跟著啟動了足以殺害皇帝的所羅門指環 若不是永遠得不到您的信任... 否則誰會— 對所愛的母親持劍相向? ......他對準著女帝使用了所羅門指環,眾卿眼睜睜來不及阻止偉大女帝的生命將要被眼前這個以瘋狂的男人毀滅! —啊...那秒他突然想起夢中那隻飛在海岸邊的蝴蝶,與那名賣花少女的翡翠眸子... 「—為什麼...」女帝臉頰被攻擊輕擦出了血痕,她神情冷漠看著眼前跪在地上,右半身被打出個大洞的男人一旁年輕外貌艷麗的基輔侯爵,咬緊了下唇,手中以緊握著武器,剛剛那一秒...基輔侯爵她發動攻擊打穿了他的軀體「你不是很恨我嗎?為什麼還要刻意打偏?」女帝尊貴的高帽因所羅門指環的攻擊毀壞到看不出原貌,孤單的掉落在地上他嘴角流下鮮血,身上的大洞造成了一地的血灘,不管自己的身軀已被打穿,但他卻露出溫柔的微笑對女帝說... 「—哪個孩子...不愛母親的...?」已無法支撐傷痛的軀體倒了下去,女帝緩緩的走向前輕跪了下來,將自己的大腿作為枕,讓他的頭顱輕靠在女帝的腿上「—陛下。」即使已經到了現在這種情況,他還是很尊敬很尊敬...眼前的這名少女「嗯?」女帝將纖細的玉手置在他臉頰的兩側,想給他溫暖,離開這世界的最後溫暖... 他伸手握住女帝的雙手,有些難過的說:「我恨您,我服侍您三百多年了,您...終究是我無法理解的存在...」他很恨女帝,因為他想了解女想帝幫助女帝,但她似乎不信任任何人,連容貌聲音都是個謎,導致...縱使女帝站在他面前,但卻覺得和女帝的距離卻又是如此的遙遠,他很愛很愛女帝,他的愛不是男女之間的...而是尊敬母親的愛啊。「陛下...您究竟是從哪來的...要往哪裡去?要將我們帶往何處......您...甚麼也沒告訴我們。」 ...原來那時在海邊替我撿到帽子的那名少女,就是您啊!您早就將您的一切暴露在我的面前,是我太過愚昧無法去理解... 他吃力的伸出手,女帝雙手握住將他的手貼近自己的臉頰,好溫柔,如同母親一般...不,她本來就是母親「陛下...最後讓我問你一句...」「...盡管問吧。」外貌看似少女的皇帝眼神中流露出無限的母愛他望著女帝,感覺好溫暖,好溫暖...「您...是什麼人?—不,我們是—...」未完話語,留在口中無法再說出...她溫柔的替他蓋上雙眼...「—要是能得到答案,朕也就輕鬆多了......」 她是偉大的,她是母親,她是帝國的支配者,她是...... 他在她身後望著她,這是他一輩子的榮耀...侍奉真人類帝國的皇帝。最後他真的相信,尊貴的女帝...真得是對她抱有期待,否則在那時...她也不會以最真實的模樣出現在他面前。 在海岸線... 那隻輕搧薄翼的彩蝶... 被風吹起的帽子... 帶著花籃的賣花少女... 與她最真誠的笑容「你要不要來朵花啊?」 親愛的陛下... 感謝您對我的期待... 我真的真的很愛很愛您 您永遠是我跟帝國所有人民的母親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