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6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試閱】白月光(8018)






你很清楚他不喜歡這裡,他討厭待在義大利,這裡的一切人事物都讓他看得不順眼,沒有並盛沒有那些會勾起他不好回憶的飄落粉櫻,你很清楚他討厭這裡,所以你跟他做個約定,等老的時候等脫離彭哥列的時候,要一起回去祖國日本…

 

「這個ˋ這個是骸大人要我交給您的。」體態嬌小的墨紫髮女子,十分緊張將小心抱在懷中的精緻茶點禮盒,用最尊敬的態度跟九十度鞠躬遞了出去。

雙手環胸冷看了一眼,穿著高雅黑色和服卻留著俐落短髮的鳳眼男人伸出右手拿過禮盒,就轉過身走向昏暗的日式長廊,但臨走前留下冷冷的一句:「叫他不要買了,下次我就不收。」

「好…」女子緩緩的抬頭望,眨著唯一的紫眸膽怯的小聲回答,最後她又向男人幾乎快化作黑色小點消失的背影恭敬的鞠了個躬:「謝謝您,雲雀先生。」

 

 

「剛剛真是差點啊。」山本順手將上頭沾了些血漬黑色的西裝外套披在一名金髮女人的肩上,金色短髮的女人低下了頭打了個冷顫,她的上半身只穿了件黑色蕾絲內衣,左肩剛纏上了雪白的繃帶滲透出了些紅並露出些覆蓋再那之下的紅花刺青,脫臼受傷的右手還用三角巾繞過頸椎簡單的固定著,傷患們,代表眾人剛剛才經歷過一場槍林彈雨。

確定其他屬下還都做完基本的包紮之後,山本轉過了身用爽朗的笑容宣佈的說:「好了,今天任務就這樣結束吧!」接著帶領著屬下們在夜裡踐踏過敵人的屍體

 

 

 

那一次做得太過火了,雲守那次做得太過火了,明明只是要求他去跟彭哥列之前有些微摩擦的家族“艾尼羅斯”交涉,但彭哥列的雲守卻因為一言不和當晚殺了對方的首領,滅了對方家族的核心。

等雨守收到大空的指令趕到現場想阻止他時,才發現來不及了...滿地的屍體,被血染色的大廳,繡著大朵鮮紅嬌嫩玫瑰纏繞獵槍及利刃的華麗地毯也染上了紅漬...最後在該家族原本精心種植但現在卻顯得破碎不堪的玫瑰庭院中找到兇手也是自家的守護者〝雲雀 恭彌〞,那時他身上沾染了不屬於他的鮮血而抬頭望著天空,蒼白的月ˋ豔麗的紅ˋ漆黑的夜還有過分美形孤傲的他形成一幅詭異卻又讓人移不開視線的畫面...似乎下秒就會被吞噬至其中。

 

但那樣的夜空讓他望得出神連你走到他身後他都還未發現,因為好奇你微蹲下身跟著他的角度望向漆黑的天空,月亮?他在看月亮?你有些不敢相信,一樣孤傲從不正眼看人的他竟然會這樣的凝望著那平淡的月

銀色的圓月週遭散出淡淡的白色光暈讓人感到有些迷濛卻有冰冷,是很美沒錯但這並沒甚麼特別的,外國的月亮也沒有比日本的圓跟美....日本?

那刻你才明白為什麼那樣平凡的白月會如此的吸引著他,因為那會產生一種錯覺,一種自己還待在祖國日本的錯覺...

...

想回去

那時的你們才剛到義大利不滿半年,你們還太年輕太過年少狂妄,而在無意間種下了顆名為怨恨的種子而演變成打穿你們身軀的致命子彈。

 

 

 

 

...遲到了,他一定會生氣,有些吃力山本緩緩的拉開雕工精緻的紙門,裝的甚麼事也沒有的走了進去,呵!又再看月亮了。

和式的房間,黑髮鳳眼的男子穿著黑色典雅的標準和服,坐在裡頭望著庭院外的月。

呵,又再看月亮了,你苦笑了一下踏入房內。

「你知道你遲到多久了嗎?」冰冷的話句從漂亮的雙唇被一個一個字的吐出,轉過頭看著你,臉上沒有任何一絲憤怒或和善的情緒。

先賠上擅長的笑容,山本想裝做沒事的在他身旁盤腿坐了下來:「啊?對不起啦,因為今天的任務比較棘手所以慢了些。」

「你受傷了?」皺起好看的柳眉,瞇起的鳳眸望向還硬裝出微笑的你。

心虛的漏了一拍,山本又露出平時的那種模樣,彷彿真的甚麼事都沒有:「啊?怎麼可能呢,你想太多了。疑?庫洛姆來過囉?」注意到茶几上頭的精緻甜點訓速想轉移話題的說。

下秒,一道銀光閃過山本的面前,山本還來不及反應緊接而來的是腹部包紮未完全的傷口又再度裂開的一陣陣抽蓄般的劇烈疼痛,紅漬...一點一滴的在白色襯衫上滲透ˋ擴散了開來。

「還敢騙我。」冷冽的語氣,真的生氣了...雲雀一手握緊了銀拐優雅的起身,離開了和室。

只能苦笑了,山本只是苦笑怪自己受傷,如果沒有受傷的話,也不會惹得他那麼生氣了。

 

「把上衣脫掉。」是命令,山本抬頭看到雲雀拿著醫護箱由上往下俯視的看

「啊...哈哈。」女王的話不可逆也,山本聽話的乖乖的把上衣脫掉

雲雀皺著眉,蹲了下來拿出了繃帶小心的替對方纏上,動作是那麼的細心謹慎。

 

「今天任務很困難?」

「還好。」

「那為什麼受傷?」

「我不小心分心了。」

「分心?什麼事可以讓你性命關頭分心?」

「因為我無意間抬頭看到月亮,突然的想到了你。」

「山本 武,你這草食性動物。」

「啊!啊-!恭彌你輕一點啊,會痛的!」

「活該。」

 

「恭彌,你很想回去並盛吧?」

「所以呢?」

「我會帶你回去的,到時候一起回去吧!」

 

 

 

...好。」

 

 

 

 

她拿著單眼高倍數的望遠鏡,從遠處的樓房注視著在突兀和式建築中互動的兩人,當她看到雲雀拿來醫護箱幫山本包紮時她的忍耐已經到了一個極限。

眼一瞇,表情看似十分的冷漠跟平靜,但卻將手中價值不斐的望遠鏡往地上用力一砸,精巧的零件及鏡面彈了開來碎了一地瞬間變成毫無利用價值的殘骸垃圾。

週遭身著黑色西裝的屬下看到神經瞬間緊繃了起來,沒有人敢說任何一句話害怕會更惹火女子而無辜遭殃。

突然一陣合弦的電子鈴聲打破了現場氣氛的僵硬,女子皺著眉從西裝外套中掏出正在發響震動的手機,看了來電顯示思考了兩秒才接起用一種屬於她的細嫩嗓音說:

「喂?我是庫洛姆,BOSS找我有事嗎?好,我知道了,我會馬上趕回去的。」

掛上電話,留著特殊髮型的獨眼女子靠著部分風化鏽化表面粗糙欄杆,抬頭看著漆黑的夜空望向了冰冷的銀月輕嘆口氣,轉身示意屬下要返回總部,黑色的長靴踩過地上滿地的碎片。

 

幫山本包紮完的雲雀抬起頭向庭院造景外望去,瞇起著看著數百公尺外一棟公寓頂樓,沒有人,總算回去了。

雲雀很清楚,庫洛姆˙髑髏那個女人時常在那個頂樓用望遠鏡自己這監視,每次送完六道 骸給自己的茶點之後她都會在那個廢棄公寓的頂樓監視著自己,等到息燈就寢之後才會離開,雖然不知道她是抱何居心還是六道 骸的陰謀但雲雀每次看到她的時候卻也沒提起過,就這樣讓庫洛姆詭異的舉動持續下去。

 

 

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