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6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本子試閱】白月光 (主8018副6918)



「澤田大人是您的電話。」在寬敞光線明亮的大空辦公室中,巴吉爾一手壓住復古精緻電話的聽筒轉頭向在專心辦公的大空報告,他那一臉嚴肅的表情失去了平時的笑臉似乎遇到了什麼難題似的。
「是誰打的?怎麼了嗎?」經十年時間洗滌早已成熟的大空從文件堆中探出了頭,褐色的眼眸疑惑的望向表情古怪的得力助手巴吉爾。
巴吉爾緊蹙著眉猶豫的幾秒,才吞吐回答大空的問題:「是艾尼羅斯的遺族打來的,他們要您為數年前他們家族的所有傷亡付出賠償。」
 
 
 
命運是個該死的東西,祂總是惡意的捉弄著我們。
在彭哥列的大宅之中,落地的大窗可以清楚的看到戶外的景色,刻有彭哥列家勳的白色大理石噴水池映著水波的紋路,而外頭的金色的陽光也細碎的灑落在那鋪著棗紅地毯的長廊之上,早晨的寧靜...三人意外的交錯。
「早安啊,骸。」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山本 武,他走在雲雀的身後笑得如同窗外陽光般的燦爛。
「嗯,早安。」挑著眉帶些鬼魅的眼神看了山本一眼,六道 骸接著望向了雲雀,而那目光也柔弱了許多。
雲雀像是在看戶外的噴水池一般,不想直接接觸到六道 骸的目光,完全沒加入問候早安的行列,而使現場的氣氛瞬間下降到冰點。
哎呀,不想理我啊。骸瞇起了異色的雙瞳不忙不慌的笑著詢問:「茶點好吃嗎?」
緩緩的將視線從外頭移到室內,雲雀盯著骸的雙眼兩秒,上揚了嘴角扯出些冷意的笑:「難吃死了,下次不要再送來了。」
啊?山本聽見雲雀這樣的回答有些疑惑的望向雲雀,接著開口問說:「吶,可是雲雀你昨天吃了一些了,還叫草壁幫你放到冰箱收好,不是嗎?」
混帳!雲雀的細長的鳳眼瞬間睜大,轉過頭不敢置信的看著山本 武,這傢伙是笨蛋嗎!
六道 骸看到雲雀的反應之後,低下了頭忍不住的笑出了聲,也不再去追問雲雀有關茶點的事,因為他明白了雲雀到底喜不喜歡那盒自己精心挑選的茶點。
 
「山本大人,車子已經準備好了。」訓練有素的下屬,穿著整齊肅穆的黑色西裝,上前走到山本身旁低下頭恭敬的報告。
山本聽見後笑著輕撫過雲雀的細柔黑髮,溫柔的道:「我今天會很晚才回來,別等我了吧。」
「哼,誰會等你啊,不要會來最好。」挑起了秀眉,雲雀冷冷的回答,但山本卻突然低下頭在雲雀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刻意的小聲,讓六道 骸聽不見他的內容,但卻明顯的看到雲雀的雙頰瞬間變得紅潤,彷彿要滴出了血一般。
真是的...現在自己在這樣反而是難堪呢,六道 骸皺起了眉頭因為山本 武和雲雀 恭彌互動過於的親暱,使他感覺...心頭上的傷口好像裂開了。
「骸大人!」細甜的女聲從六道 骸身後傳來,轉頭,那名有著和自己類似髮型的紫髮女子站在離自己約五步距離的之處,她...緊蹙著眉?
「我可愛的庫洛姆,怎麼了嗎?」露出平常玩世不恭的笑容,伸出了手示意要她過來。
庫洛姆帶著擔心的表情猶豫的緩緩走了過來,主動的牽起六道 骸伸出的那隻手,眨著紫羅蘭色的眼眸望了雲雀一眼,眼神中有著淡淡的哀傷低聲的道:「骸大人,我們該走了。」
骸當然清楚她的暗示,是的,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早該走了,那個跟在自己身旁的可愛女孩,她明白ˋ想撫平自己的傷口。
「嗯,對啊。」苦笑的將庫洛姆擁入懷中,骸換上那帶有邪氣的笑容望向山本 武算是道別,但他不看雲雀 恭彌。
 
 
那是在六道 骸的房間,厚重的暗色窗簾遮蔽了外頭的光線,深色擺飾使得明明是光明白天卻仍然使人感到陰沉。
「我不懂,您那麼愛他,為什麼...不去搶呢?」庫洛姆瞇著眼望向六道骸,眼神有種說不出的迷離。
「我不能這麼做啊......」無奈,骸淡笑著輕拍了庫洛姆的肩膀,語氣中盡是無奈ˋ無力。
庫洛姆皺起了眉而她的聲音有些壓抑:「如果您希望的話...我跟犬他們可以替您,替您殺了山本 武,這樣您就可以跟雲雀先生...」
「別說了,庫洛姆。」骸語氣轉為不悅,起身走到窗邊用力的扯開窗廉,讓外頭的陽光滲透進來些,想離開這個讓兩人都會不耐的話題,庫洛姆有些無法適應的低下了頭。
過了半晌,她又抬起了頭,但泛紅的眼眶裡有著鮮紅的血絲,她注視著骸,這個他最尊敬的男人,用顫抖的聲音說:「您在害怕嗎?害怕如果殺了山本 武,雲雀先生會憎恨您嗎?我可以做的很漂亮的!不會讓雲雀先生懷疑到您的身上,就算是要我用同歸於盡的這種方法。」
聽到庫洛姆的話語,骸忍不住嘆了口氣,對於她的昂憤而他卻是相反的冷靜,骸思考了一下才將想表達給女子知道的意思給一字一字的緩慢的吐出:「如果山本 武死了,雲雀他會難過吧...而我只是不想再看到他難過的樣子。」
自己十年前黑曜戰之中狠狠的傷了雲雀,他不希望再發生一次這種事,得不到就毀掉這對六道 骸來說早已是過分幼稚不成熟的想法,他不願去重複黑曜戰自己強迫雲雀所做的事。
庫洛姆對於骸的一席話則是愣住了,睜著大眼視線開始有些模糊,眼眶承受不住淚珠的重量從眼角滑落,半晌,她突然激動的大喊,像是用力全身的力氣一般的大喊著:「我用我僅存的左眼,破碎的身軀跟您交換在六道之中能殘活下去的能力與勇氣!我欠您太多了!我...我只希望您能幸福啊......」
「啊...我可愛的庫洛姆。」溫柔的安慰著哭泣的女子,骸伸手小心的撥開庫洛姆的瀏海,低下了頭在庫洛姆的額尖上落下憐惜的一吻。
「對我來說,在六道之中我能遇見他還有我所疼愛的妳,其實就夠了。」
「骸...骸大人!」完全潰堤的淚水及情緒,庫洛姆撲在六道 骸的胸膛之中狠狠的毫無壓抑的哭了起來。
 
 
 
「澤田大人,他們要什麼樣的賠償?」看著大空剛剛講電話的神情使巴吉爾感到十足的不安。
大空的表情相當複雜,他一手按摩著自己的太陽穴希望能得到一些舒解:「他們要求我交出兇手。」
巴吉爾聽見訝異的說:「您是指雲雀大人!!」
「嗯,就是雲雀學長,他們的態度十分的強硬,似乎還想動用以前的關係請求復仇者監獄出面處裡。」
「可是,我們不可能這樣交出彭哥列雲守啊!」
「我當然不會交出自己的守護者,自己十年來的同伴!」
「但復仇者監獄那,您要...怎麼做?」
「他們如果想請求復仇者監獄幫忙的話,他們一定要正式出面,這樣我們也可以直接接觸到在幕後帶領艾尼羅斯的替任首領。」
「難道說,您想...」根據巴吉爾這十年來對大空了解,他隱約可以猜測出大空想怎麼做。
「到時候,我們必須先下手為強,在他們跟復仇者達成協議前直接整個剷除掉剩餘艾尼羅斯,一個都不准留。」
「我明白了。」巴吉爾鞠躬的敬了個禮,轉身離開大空的辦公室,開始轉手去調查艾尼羅斯近來的消息。
 
大空知道這樣做完全不符合黑手黨的道義,數年前艾尼羅斯所發生的慘劇,怎麼說都是彭哥列的錯,身為大空的自己應該為這件事負責,但他卻也清楚自己根本無法將同伴給交了出去,他早已不是個溫柔ˋ仁慈的人,他的光芒只留給自己身邊的人,所以他會為了保護同伴而不惜一切!
為了同伴,那些因為自己而從寧靜生活被迫牽扯入黑手黨這腥風血雨世界之中。
 
彭哥列十代大空做了個決定,不管怎麼樣,利刃的刀口必定是要往外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