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紅花
















他穿著筆挺的軍裝站在自己的房間內,原本預計換下軍裝提早休息的,全身的疲累讓他都快張不開眼了,但當他發現那小茶几上放著的那一束鮮紅薔薇,他的情緒瞬間失控!
 
 
 
紅花
 
 
那樣的花不適合我,太紅了,紅到讓我想吐,就像是一場噩夢。
 
 
那束的薔薇是英國送來的,嬌嫩欲滴的花瓣色澤卻讓日本覺得紅的刺眼。
 
「英國先生,您上次送我的花是很美,但不太適合我。」順手將自己的武士刀安置在桌上,菊臉上淺淺的笑容卻像是隔層了寒冰。
亞瑟細心的品嘗著瓷杯裡的紅茶,一邊快速掃視著從倫敦送來的早報,毫不在意回道:「你後來不是扔掉了。」
「既然已經知道結果了,那為什麼還要大費周章的送來呢。」拉開的厚重的雕花木椅,菊雙手輕靠著墊有染有精緻花紋的桌布,語氣有些不上不下,因為他清楚的那樣的花目前不可能是在自己的國家生長出來的,一定是來自英國。
「我有時候也在想,我跟你的關係,是何時變成這樣的。」抬起了頭,翡翠綠的眼眸閃過幾絲迷惘,但也只存在了一秒,消縱即逝。
菊聽見,瞇起了雙眼,停了半晌才笑著回答:「我是比較好奇您跟美國先生的關係,是怎麼變成現在這樣的。」
「日本!」被壓低的話語,看似紳士的英國人已捏皺了手中的報紙,流露出兇狠的怒意。
「講到底,您骨子裡終究還是海盜呢,大不列顛帝國。」看著亞瑟接近失控的反應,上揚的嘴角刻意的挑釁,扯出冰冷的笑意。
亞瑟立即的起身,桃木製的實心木椅磨的地板嘎嘎作響,有些刺耳像是在抗議對方的粗魯:「今天的見面真不愉快。」
「我也是呢。」輕聲的點頭附和,由上往下看那像是從前那個溫順的人兒,但這卻是最明顯的諷刺。
 
亞瑟拿起自己的西裝外套,準備離開,經過菊的身邊時卻停下腳步,刻意彎下身在他的耳畔冷笑的說:「現在的你讓我想到在西伯利亞的俄羅斯,不,應該說是蘇聯。吶,菊,你也跟他一樣死過一遍了嗎?」
菊皺著眉,他明白英國是在說什麼,他緩慢的轉過頭對上亞瑟那雙綠色的眸子,他看著那自己裏頭的倒影,好陌生。
面對菊的模樣,亞瑟的笑意加深了:「可是我還是很喜歡你,不論變成怎樣的你。」冷不防的就偷襲了菊蒼白的雙唇。
琥珀色的雙瞳瞬間收縮,而事情來的太快他無法反應,等到菊雙手握住刀時亞瑟卻早已離開,只剩下自己唇上的餘溫。
他一個人呆坐在那,一動也不動的,但腦中的思緒卻跑個不停,喜歡……
他記得亞瑟以前也有說過喜歡自己,更早以前也有許多人說過喜歡自己,但是……
 
 
他們所指的是過去那個溫和的自己。
 
“你被你所疼愛的傷害,但我卻傷害了我所敬愛的人。”
顫抖的手緊握住白色錦布包起的寶石,而淚水,默默的滑落臉龐,滲入了軍裝,沒人知道。
 
 
 
「日本,投降吧!」
「十分抱歉,我無法辦到。」
 
 
「欸,英國!我問你喔,犧牲二十幾萬人跟犧牲一百多萬人你會選擇哪一個?」
「美國你問這個做什麼,我當然是選──」
 
你是否也選擇傷害他呢?
 
頭上配戴著一朵紅花的他很美……
 
 
當第一顆原子彈投下之時,人民四處逃竄,亞瑟被混亂的人群推擠著無法前進,一瞬間,週遭的人,週遭的一切都被抹滅了,等亞瑟反應過來時自己是跌坐在一片荒涼黃土上,他幾乎是不敢相信,剛剛那些尖叫的人們還有那些房屋竟然都成了烏有,他明白人民這樣的死亡對國家的損傷有多大。
他的笑容在你眼中破碎……
 
那菊呢?
菊現在在哪啊!
 
等到他找到菊的時候,他完全被那一幕給嚇住了,甚至無法向前一步。
穿著雪白軍裝的菊倒在地上,他身上開出了兩朵血花,並不斷蔓延,彷彿要將他吞噬似的,那都是他的血!
琥珀色的眼眸無神的望著烏煙瀰漫的天空,感覺不到生命任何氣息,如同斷了線的娃娃。
 
亞瑟聽到尖叫聲雙腳無力的跪下,他顫抖著雙手卻無法去觸碰他,尖叫聲一直在他耳邊響著,是誰?亞瑟才發現不斷尖叫著的是早已失控的自己。
 
亞瑟先生……那時他頭上別著你贈送的紅花,有些羞怯的輕呼喚著你的名字。
 
菊那蒼白精緻的臉蛋染上了血漬,那樣的他……
躺在血泊之中的他……
 
也像是一朵盛開的艷麗紅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