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詠歎調 (1-1)

 
















 
「聽說今天那個蠻夷國又派使者來了耶。」
「真是的,我們天朝願意跟他做交易他就應該感到萬分的榮幸,竟然還這樣不知天高地厚。」
白色錦織的狩服,菊坐在朱紅樑柱的庭院裡,手中握著方才王耀送他的玉珮瞇著眼休息,有一句沒一句的聽著那些下人的對話。
細細碎碎的腳步聲逐漸走近,菊看著眼前抱著球的墨髮孩童,微笑的問說:「香君,要玩球嗎?」
 
 
 
地上逐漸融化的冰雪,在太陽的照射之下看起來其實有點髒。
戴著軍官帽的菊穿著整身白的軍裝,但卻濺滿了腥紅,他不在意,只顧著細心的將沾滿鮮血的刀刃擦拭乾淨並俐落的收入刀鞘,琥珀色眼眸微微的瞟向灰色的天空,天氣不太好呢。
視線從慘淡的天色移到遠處的樹林,有一個人穿著棗紅長袍佇立在那望向了這,那樣的距離模糊了對方的長相,而菊刻意伸手的壓下自己的帽沿的往反方向前進,腳下原本有著積雪半融的水聲,但水聲但卻突然化零了,他感覺的到自己踩到了有些柔軟的東西,疑惑的低下頭一看發現是條染滿血漬的圍巾,而圍巾的主人躺在數尺之處,像是毫無氣息的一般,滿地的血水混雜著雪水成了一灘。
那樣的嘴角,菊他無法克制的上揚,因為這代表了他的勝利,代表著大日本帝國的勝利!
 
1905年日本在中國東北擊敗了北方的強國俄羅斯。
 
時間的巨輪不斷的轉輾著我們,我必須前進,不惜一切。
 
 
「英國先生,根據剛剛的前線回報,日本戰勝了。」
「打贏了啊……」亞瑟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聽著部下的簡報,瞇了眼拿起桌上的文件,似乎對於這樣的結果不甚滿意。
亞瑟覺得自己似乎有些低估了自己先前所結盟的國家,那個叫日本的島國只花了半個世紀就站上了世界的舞台,立即去挑戰了在西伯利亞的俄羅斯,並獲的勝利,這種成績實在令人眼紅卻訝異,明明是看起來那麼柔弱的人。
「幫我準備一下,我要去見他。」
 
到底是過了多久,他才突然驚覺自己在國際上的孤立……他明白在這樣下去會導致毀滅。
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為了自己的人民,還有那親愛的女王陛下!
他都已經撐過了多少世紀,文明科技的到來,他又怎麼能讓自己在此滅亡!
當想透了這點的他轉過身,一眼望去雨絲打亂了視線,但他從繁雜的聚集結夥的人群之中看到了他,穿著白色筆挺軍服,腰繫著武士刀的他,一手撐著素色紙傘的他,墨色髮絲有澄淨眼眸的他,抬起頭剛好對上自己目光的他……
他也是一個人站在那,與自己相同,只有一個人
 
 
 
褪下軍服的他躲在棉被之中,身子有一些不安穩的在發抖,他還是會害怕。
自己變強了,強到可以打敗那些人!
那名紫色眼眸的男人受了重傷仍執著軍刀像發瘋的一般奮力衝向了他,好可怕。
自己有能力可以與那些西方大國平起平坐,自己不會再任人擺佈了,部用再簽那些難堪的不平等條約了……
 
對吧?
 
「菊,你在裡面嗎?」從紙門外傳來的熟悉聲音讓縮緊身子的菊幾乎是要跳了起來,他趕緊掀開棉被起身去拉開紙門。
「恭喜你打贏了,這送你。」精緻包裝的鮮紅薔薇,亞瑟穿著剪裁合身的灰黑色細條文西裝,帶著溫柔的笑容對菊說道。
「亞瑟先生!」蜜糖色澤的雙瞳閃著喜悅的光采,一掃剛才的恐懼,菊抱著花束趕緊帶領亞瑟到客廳去坐。
看著菊慌忙的準備著茶具還有點心,那與平時從容不迫的模樣有些不同,是戰爭的後遺症吧,看來他還未完全習慣這種戰爭模式,亞瑟在心裡頭打量著。
菊打開櫃子拿出了一個淺色的花瓶,將亞瑟所送的薔薇小心整理的放入其中:「亞瑟先生今天怎麼會突然過來呢?」
「沒有啊,因為想看看你啊。」單手撐著腮幫子,亞瑟不意外的看到菊的身子明顯的顫了一下,臉果然變紅了,好可愛。
「亞瑟先生您又再開我玩笑了。」低下了頭作勢整理花束的位置,卻紅透了耳根。
 
亞瑟很喜歡菊那純粹的笑容(千萬不要變成最後那個拿著刺槍對著自己的孩子),對於打過多場戰爭一直都是在與他人掠奪的亞瑟來說那就是純淨,他想永遠保有菊的笑容,但他也在害怕,害怕被戰爭洗禮的菊會改變,一直戰勝一直擴張的話,那樣的菊會變成……自己不認識?
所以他想守護著菊,好好的保護他,甚至菊若戰敗的話……他反而會很開心,他寧願菊依附在自己的王國之下不要出去,好貪婪的願望啊。
 
他知道他的年紀根本稱不上是個孩子,但他卻迷戀了那如同孩子般的純淨笑容。

但他認為那不算是愛。
 
 
送亞瑟離開後菊小心的拉起紙門,方才的笑意全失,一個人安靜的走回自己的房間,連靠過來疑惑看著他的波奇也不想多加理會,還將牠關在房門外的走道,菊緊緊的抱住自己的武士刀側身躺下,過多的憂愁,被空虛包覆住。
 
吶,英吉利
我可以相信你嗎?
 
 
「你叫日本對吧?我是大不列顛帝國,我們結盟吧。」那個金髮翠綠色雙眼的男人,在那個下雨的季節中對自己伸出了手。
日本先是停下腳步他看著對方,這個人……他見過。
「啊-不好意思!我用這個鑲有寶石的胸針賠你那塊玉好嗎?」
「您好,我是大日本帝國。」日本微笑的伸出手,他想到數個世紀前的事,在那個有著桂花香的庭院。
 
當碧綠的玉珮從菊的手中滑出掉落在地,碎出了兩人的第一個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