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6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詠歎調 (1-2)

 














 
 
他一開始是迷戀他的笑容,只有笑容。
他認為那不算愛,只是一個東西,想奪到手的寶物罷了……
他只想看到他的笑,卻沒想到會有更近一步的情感。
 
 
他們兩個人站在戰場上,雖然看不到彼此,但卻是在同一陣線的,一起打著第一次世界大戰,那是歐洲有史以來破壞力最強的戰爭,將全世界都牽扯進去。
時代的巨輪,輾轉著,也將我們扯入,來不及反抗的,或無能力反抗的,只能被絞碎。
那場戰爭對亞瑟傷害太大,雖然是戰勝國但卻失去接近百萬的士兵,還有那些女王無辜的人民也不下數萬人,亞瑟皺眉的躺在病床上,眼中所見的只有醫院慘白的天花板,過分的單調。
「這筆帳一定要向那個德國佬好好討回來。」嘴裡碎唸著,身上的傷口都大概痊癒了,但只是被迫的,他們希望他多休息。
叩!叩!
兩聲的敲門聲,亞瑟皺著眉,他怎麼想也只有法國那個紅酒混帳,但他傢伙所受的傷應該比自己重,因為那失去的子民與殖民地的人遠比自己還要多。
「進來吧!」明顯不耐的語氣,但亞瑟現在可是閒的發慌,但願進來的不是醫生護士那種更會讓亞瑟悶到抓狂的人。
謹慎的開門,來者的動作很小心,帶上了門,亞瑟轉過頭看了來者,瞬間睜大雙眼。
「菊!」
黑色柔順的秀髮,深藍色的輕便和服,一手提著一袋頗有重量的東西,還有那臉上溫柔的笑容:「亞瑟先生,我來看您了。」
亞瑟簡直是驚訝的說不出來,就像是作夢,就算是阿爾那個沒良心的死小孩來探病他都不會那麼錯愕,沒想到來的竟然是日本!
不在意亞瑟納過於訝異的目光,菊拉了病床旁的椅子坐了下來,將帶來的禮物放置一旁,雙手輕放在膝上:「亞瑟先生身體有好了一些嗎?」
「啊……基本上是沒什麼問題的,只是他們希望我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一直在侵略搶奪,戰爭,死傷。
「那真是太好了。」如弦月一般瞇起的微笑雙眼,菊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讓亞瑟有些緊張的不知所措,亞瑟很想問說菊為什麼會來看自己,因為腦海中一直不斷回盪著那紅酒混蛋小時後嘲笑過自己的那句“啊~沒有朋友的英吉利。”,混帳!
但亞瑟這時候卻又不知道要怎麼開口比較好,又怕會得到自己所害怕的答案,目光瞥見菊方才所提的袋子,在急著開口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他爆出了一句:
「你帶什麼禮物來看我?」
媽的!我是白痴……
一聽到亞瑟對自己所帶的東西有疑問時,菊連忙的將自己探望病人所準備的禮物拿出。
「是哈密瓜喔!」雙手捧著淺綠色網皮的哈密瓜,菊的笑容好燦爛,但亞瑟的臉卻有些僵了。
 
「嗯……為什麼是哈密瓜?」一般不是帶花嗎?為什麼會哈密瓜啊!亞瑟忍不住心中的吐槽。
換菊的表情僵掉了……因為在日本哈密瓜是超高級超昂貴的禮品,幾乎只有在探望病人才會準備一整顆完整的哈密瓜,原本以為亞瑟先生會高興的,早知道就應該買一束鮮花才對的……
 
糟糕,氣氛變得好僵。
 
「其實我……很喜歡哈蜜瓜的說,菊,謝謝你喔!」亞瑟有些尷尬紅著臉笑說。
菊眨了眨眼,也跟著用衣袖的下襬掩著嘴笑了起來,緊繃的氣氛才得以放鬆。
 
「對了,菊你為什麼會來看我?」
「因為我們是同盟啊,您忘記了嗎?」那個笑容好單純。
「不好意思,突然忘記了。」
「亞瑟先生您也真是的。」
「話說我們在中國還有朝鮮的事務有什麼特別的狀況嗎?」
 
當亞瑟談論到那兩個國家的時候,感覺心裡像是漏了一拍。
那種感覺很奇妙,菊知道他和自己是因為某些事情而當了朋友,而維持他們的原因則是自己的兄弟之一的利益。
和他人分食自己手足的肉與骨。
有時一想到這個原因,菊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一棒,那些自我厭惡感就會不斷湧現,而失了神。
我想要有朋友,我不想孤獨的又死在時代的潮浪。
此時的他無法回答亞瑟任何的問題。
當亞瑟呼喚菊的名字數次沒有反應時他就可以隱約的猜出原因,太過單純的人。
所以我就說他像是個孩子,單純的孩子。
看著自己身上的繃帶,在看向眼前失了魂的人兒,亞瑟很明白自己與他是完全不同的人,個性上的不同,成長的環境不同,但在靈魂的本質上卻又有那一丁點相似,至於是哪部份,亞瑟也無法直接說出口。
日本,你這樣是不行的。」亞瑟伸出手輕撫過菊的黑髮。
「我不懂您意思,亞瑟先生……」垂下秀眉,那人的眼神中只有迷惘,令人憐愛。
亞瑟淺淺的笑了,他雙手輕捧著菊的臉蛋,像催眠一般的溫柔道:「日本還不想死對不對?」
「我……」
「那日本就要前進,不可以在這邊有所遲疑。」
「這個我知道……」
「那我在問你一次,我們在中國還有朝鮮的利益有出問題嗎?」
「……沒有。」
「那很好啊。」接著他親吻了他,像是獎勵。
 
你那時鼓勵了他,雖然你不曉得那是否是正確的。
 
 
「哥哥真是太驚訝了,亞瑟你竟然會對別人那麼溫柔。」
「紅酒混帳,你幹嘛不躺回你的病床!還有你竟然給我在外面偷看!」
「哥哥我還以為除了美國那孩子小時候你會這樣對待他,沒想到啊,沒想到!」
「利益關係,我跟日本只是盟友。」
「可是你剛剛親了他耶,這是愛的表現。」
「你別亂說了,我只是!」
「只是什麼?」
「不想理你了,你給我滾回去啦!」
「哎呀,小亞瑟害羞了!」
「死紅酒男,我要把你的鬍渣全部拔掉!」
 
 
 
 
 
那熟悉的桂花味……
拿刀毫不猶豫的砍向那名男子的背部,腥紅佔據了自己的視線,而對方給他的眼神沒有憎恨只有悲傷與訝異,和那說不出來的無奈……
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世界徹徹底底的碎裂了,就像是一面鏡子從高處掉落,摔在地上,粉碎的無法拼復,而罪魁禍首是自己。
 
菊是被自己的淚水從夢中驚醒的,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為了這種事流淚,他不應該哭,他應該要感到喜悅才對,因為他是國家,他是大日本帝國。
他的笑容卻有些破碎,混雜了太多的情緒,他喃喃自語的道:
 
「我想要繼續走下去,只有這一點土地是不夠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