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詠嘆調(2-1)












他們不是人,數十年的時光只是眨眼之間。
 
他想保持這種感覺,就是他跟菊之間的那種感覺。
這些年來,或許就跟法國說的一樣,他對於菊有特別的情愫存在,但他不想表現的太明顯,他不想讓有任何產生裂痕的可能。
他當然不會承認當英日同盟結束之時自己有多麼的不捨,取代英日同盟的是自己與日本還有美國、法國四人所簽的條約,他告訴自己,他跟菊之間的關係就像是之前一樣,不會改變的。
在國際會議上他注視著菊的一舉一動,他想問自己,到底是單純喜歡那樣的笑容,還是……
 
他對上你的視線,他淺淺的笑著,你則是低下頭裝做自己在看文件,但卻紅透了耳根,你突然覺得這種情況是不是以前曾經發生過,多久以前了?
那時是在菊的家裡……在他擊敗俄羅斯沒多久的事。
只是眨眼之間的時間,自己竟然已經開始有了轉變。
 
亞瑟覺得自己算是很了解菊,包括菊的喜好跟習慣,還有那種婉轉拒絕的說法。
他明白在菊的面前有些事是絕對不能提起的,像是韓國還有台灣那兩位菊的手足
,特別是中國,只要一說到他,菊的臉色會完全變調,讓人連緩衝道歉的時間都沒有,他很討厭王耀?
但亞瑟卻又明白那之間的矛盾,像是討厭王耀的菊,像是那樣的菊,他的目光……卻總會落在王耀的身上,在這裡亞瑟會稱中國為王耀而不是中國,就像是他平時稱呼那人為菊還有在私底下叫那個與自己爭鬥數百年的男人為法蘭西斯,因為他們在此時所談論的事情非關國家,他們算是國家的靈魂,但又擁有人類的情感。

但那天他跟阿爾那個小鬼在國際會議廳外打了起來,其實那充其量也只是鬧劇一般的戲碼,等到他準備要把阿爾綁回家再教育的時候他看到日本站在會議廳裡頭,微彎著身軀向外探的看著他們,他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在按耐些什麼,亞瑟無法明白。
 
接著開會時,坐在亞瑟身旁的菊一直不與任何人交談或發表意見,亞瑟想詢問但卻無法開口,他不知道該怎麼說。
而菊除了低頭看文件之外,他有時像是認真聽著其他人發言但眼神卻不斷飄向一個方向,坐在對面的中國。
亞瑟有發現菊這個不尋常的舉動,但這沒有引起他的好奇反而更壓迫著他,讓他無法對菊吐出隻字片語。
亞瑟照著菊視線的角度往中國看去,他仔細的看著中國那個體型嬌小但實際上去高深莫測的男子,自己早在數百年前就見過他了,而他的模樣與現在無異。
若要說起中國的話,他一開始與英國只是貿易關係,到後來是怎麼演變成戰爭的?
亞瑟只記得自己那時站在女王的身旁,聽著回來的使者稟報說中國的傲慢,與那自以為是的天朝態度,那時女王陛下微蹙著眉輕聲的道:「這該怎麼辦呢,亞瑟?」
「請交由我處理,親愛的維多利亞女王陛下。」
那一次參訪中國的行程,除了親自見識了王耀的自負,他也看到中國目前的情況,外強中乾
那時的中國,只是一隻壽命已盡苟延殘喘的巨龍,根本不堪一擊,亞瑟還記得自己向女王闡述自己所見的中國──天朝早已不在
只是當女王詢問說亞瑟你的胸針呢?亞瑟一時也想不到只說應該是不小心弄丟了。
但後來的某個日子他才突然想起,在中國宮殿中的一個花園(飄滿了一種清甜的花香),有個人與自己相撞,接著是東西破碎一地的聲音,而自己似乎取下胸口的飾品說是要賠償,然後給了那個穿著白衣的人。
是男是女?
是奴僕是貴族?
 
還是……
那是一個與自己相同存在的國家?
 
 
 
 
「英-吉-利!」美國那有些偏尖的聲音在亞瑟的耳邊炸開,亞瑟差點下意識的直接給對方一拳。
「幹、幹嘛!」幾乎是用吼的回去,亞瑟怒視著剛剛在自己耳旁大喊的人。
「亞瑟,不是哥哥我愛說你啊,都已經散會那麼久了,你還在那發呆,這樣是不行的喔。」法國一手托著腮,無奈的數落著。
亞瑟這時才注意到會議廳裡早已只剩下三個人,自己、美國、法國,其他歐洲的國家都已離席了,當然這也包含了屬於亞細亞的日本。
 
「欸,阿爾,我想問你一些事……法蘭西斯不准聽!」
「啊,你這樣哥哥我好傷心喔,這樣排擠哥哥我的啊。」
「你不要咬手帕,紅酒混蛋你快點滾回家吧!」
「好、好、好,哥哥把空間還有時間留給你們這對奇怪彆扭的兄弟檔。」
「哈!哈!哈!你這樣是汙辱Hero喔,Hero怎麼會跟亞瑟一樣奇怪彆扭呢!」
「快滾啦你,紅酒混帳!」
 
「好啦,亞瑟你要問世界最偉大的Hero什麼事啊?」
「我想問你第一次遇到菊的事……」
「菊?誰啊?」
「日本啦!」
「Hero我想想喔,那時候我去敲日本家的門,他第一次不理我,是過了隔年我再去,他才肯見Hero的。」
「你所指的敲門是?」
「就是我家的軍艦停靠在日本的岸邊啊!」
死小孩你的笑容可以不要那麼燦爛好嗎?
 
亞瑟試著思考這件事對菊的傷害,沒有開戰,但被迫開港通商……
「亞瑟,你幹嘛要問這件事啊?」
「沒事,不關你的事。」
「亞瑟好小氣喔,去死吧!英國。」
 
 
「所以說法國先生您就先被他們趕出來了啊?」菊帶著淡淡無奈的苦笑問說。
「對啊,他們這樣對哥哥很過分對吧!」
「這是沒辦法的吧,因為英國先生跟美國先生有特別的牽絆在啊。」
就像我和中國一樣,那種無法斬斷的牽絆。
「對了,日本,你家最近如何?」
「感謝您的關心,我家最近的人口明顯的增長了不少,這應該算是好事吧。」
「日本你一直都很努力,你加油吧!」
 
 
 
 
「好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