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詠嘆調(2-2)










他跟亞瑟的關係,應該又有些像是互舔傷口吧?他曾在亞瑟身上找到一種類似互補的情感。
被人狠狠的摧殘過,被自己所養的孩子給執槍相向……菊看到亞瑟時內心的某部份都會柔軟了一些。
自己也曾這樣傷害了別人……
所以就自以為是的認為那樣的亞瑟可以與自己相處的愉快,但今天亞瑟與美國的互動卻讓自己紅了眼。
明明知道他們不是那樣的關係(那只是手足,他這樣說服自己),但心理柔軟的那個部份卻像是被人刺了一刀,鮮血已經滲出。
鮮紅的嫩肉,被割出了傷口……
他覺得自己被傷害了,被自己所信任的人給間接傷害了。
他甚至不敢去想那兩人將法國趕出來後,在會議裡頭做了些什麼事。
他開始有些無法信任那個金髮綠眼的男子。
(還是自己一開始就不曾相信他?)
 
 
菊一個人坐在自家的長廊上,原本漆黑的夜空因為月而被點亮,也讓眾多的繁星顯得黯淡失色。
身旁放有一壺溫熱的清酒與一個瓷製小皿,他看著月亮的輪廓因為酒精的作用而有些暈開。
「菊,你看月兔在搗藥耶。」
「是在搗麻糬才對。」
 
每當自己情緒低落的時候總會想起以往的事,那些瑣碎的小事,都是與王耀相關的事……
 
這樣可是不行呢。
 
心裡有個小小的聲音,這樣提醒著自己。菊笑了出來,他突然拿起剩了半瓶的酒壺高舉的大聲說:「敬月亮!」
一口飲下,有些燙着了喉嚨。
 
 
 
 
亞瑟也知道在晚上突然來拜訪別人是很不禮貌的,但他覺得自己有些事或許應該跟菊說清楚。
 
「你很喜歡日本?亞瑟。」她的臉龐雖不再年輕,但還是如此的高雅……
「我……」
那時是誰這樣問自己?那是個女人,帶領自己都達最強盛時期的女人,永遠的陛下-維多利亞。
 
亞瑟抬頭望向月亮,他突然覺得很疑惑,歲月的流逝,自己是否還能?
像以往一樣的強盛。
 
為什麼會這樣想呢?是因為看清了事實了吧。
自己沒辦法好好的將日本包覆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他早已不是任人宰割的東方之國,他是……
 
東方的不列顛啊!
 
 
 
「日本大人,英國先生來找您。」守門的士兵連忙通報
「哎呀,亞瑟先生來了啊!」笑了開來,差點又跌坐在地,原本在收拾瓶盤的另一名仕女趕緊扶住。
「要我先請他回去嗎?」憂心的士兵看著眼前這個因為酒醉而必須被仕女攙扶起來的國家。
「不用、不用,這正好,我可以處裡的。」因笑容而瞇起的雙眼,上揚了嘴角,不知為何明明是一個平時常出現的表情,卻讓眾人感受到一道銳利的冷光。
「那……我現在就去請英國先生到接待室。」縮了下脖子,士兵低著頭小跑步的離去。
 
 
 
有些不安,亞瑟坐正了身子,他聽說方才菊喝了些酒的事情,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拉開的紙門,踩著搖晃的步伐,喝醉了的菊過份開朗的笑著,腳步一個不穩就直接跌入亞瑟的懷中。
「呵呵,亞瑟先生真不好意思,您看看我,真是失禮啊!」笑瞇了眼直接伏在亞瑟的胸膛上,而那通紅的臉蛋說明了眼前的人兒喝醉的事實,菊的笑容太過燦爛,讓亞瑟明顯的失了神。
亞瑟也大方的任由菊趴在自己的身上,應該說是因為眼前的這一幕太有趣了,這樣的菊……
平時嚴謹的人,現在卻帶著幾分的豔麗。
 
原本瞇起眼像是要休息的菊卻又笑了起來:「真糟糕呢,我想到一件事就笑個不停。」那閃爍的雙眼,蜜糖般的色澤,笑無法克制。
亞瑟有些疑惑,但他還未開口,菊卻先自己道出來了:「我啊,我和你都一樣……你還喜歡著美國對吧?」
 
我這是在──
 
錯愕,綠色眸子的主人來不及做的任何反應,但更加殘忍的下句就緊接而來。
「王耀,你知道是誰吧?他是我大哥,但他不愛我,就像美國不愛你一樣。」
 
報復你的背叛!
 
心碎的聲音,亞瑟無法確定那是自己的還是菊的,菊攏住自己抱著自己大笑了起來,但當笑聲消失時接替的只是可憐孩子的啜泣聲,被菊狠狠刺傷了。
 
自己,那個叫美國的孩子,菊,還有王耀。
 
菊……你是故意的吧?你很恨我吧?
對待你我一直都想捧在手心上,用自己最溫柔的方式去靠近你,但你呢?
我所注視著你的,又是怎麼看待我的?
我在你眼中,到底算是甚麼?
 
被傷害了,自己被菊傷害了。
 
亞瑟輕輕的推開抱住自己的菊,相反的是將對方壓倒在自己的身下,欺上身。
「菊,我想抱你。」翡翠色的雙瞳之中只剩冰冷的笑意,帶著掠奪的氣息,而一種無法說出的哀傷。
被壓制住的菊緩緩的睜開雙眼,對上亞瑟的視線,那有些迷惑卻也是冰冷的。
先是雙唇,接著是鎖骨再來是乳首,亞瑟由上網下一路細碎的親吻下去,菊不習慣這樣的接觸,微微蹙起了秀眉想起身,卻才驚覺自己的雙手早已被亞瑟給緊緊制伏住了,但菊這樣的舉動卻引起了亞瑟的注意,我所想要的東西沒有弄不到手的。
那閃過的笑意是狡詐,亞瑟迅速扯下菊腰間那早以鬆脫的深色腰帶,纏上菊那白皙的雙臂,繞個幾圈再打個結,幾乎將菊的手給包裹住了,不緊但無法掙脫。
 
 
「吶,菊,你的眼睛總是讓我迷惘,讓我不知所措呢,看似清澈卻夾雜了太多隱藏起來的情緒,讓我不知道該相信你所說的,還是你的眼睛。」亞瑟抽出自己的領帶,小心的捂住菊的雙眼,使他的視線只剩下一片黑。
看不到那雙眼睛,亞瑟的舉止也開始更加大膽了起來,他用自己的嘴封住菊的雙唇,接著掠奪似的,像是要奪走對方的呼吸還有更深的一切。
原本撫摸裸露在外細白肌膚的右手開始游走,在菊的胸前刻意停下,亞瑟用他那帶些繭的指腹有意無意的摩擦那點凸起嬌嫩,對於那樣的刺激菊是從來沒想過,身子明顯的縮了一下。
「菊的這裡好害羞,那麼怕被人觸碰。」在菊的耳邊壓低了聲音道,溫熱的氣息讓那小巧的耳垂像是被薰紅了,好可愛,當亞瑟輕咬住菊圓潤的耳垂時課一家住了手上的力道,小小惡意的擰了一下,不意外的聽到菊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亞瑟看著菊咬緊下唇,臉上的紅暈已經不知道是酒力還是……
 
換個姿勢,亞瑟撐起身子將菊拉入自己的懷中,讓對方靠著自己的胸膛,完全從背後抱住他。
全身上下都在顫抖呢,亞瑟不禁皺起了眉,停下了動作。
 
自己遮住他的雙眼,自己對他做這樣的事……
菊的顫抖……
是因為恐懼還是厭惡?
 
「菊……」比起方才那過分侵略性的舉動,亞瑟的聲音緩和了下來,他解開菊手上的束縛,看著細白的雙臂無力的垂下,亞瑟環住菊那纖細的腰,自然的將臉靠在菊瘦弱的肩上。
「如果你真得不想做的話就算了,在這種情況下我也不想勉強你。」到底是在哪個環節出問題的?是從哪邊開始失控的?自己來到這明明不是為了對菊做這種事的……
「亞瑟……我想問你一件事。」
「嗯?你說吧。」
 
 
 
 
 
 
 
「你愛我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