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惡意損壞』 1.(APH-米露)



對於那條項鍊美國也有看過類似款式的,就是那種墬飾平扁可以打開的,一般裡頭都是放些照片,美國曾經不只一次好奇想伸手去拿取,但都會被蘇聯制止(用水管)。
那個男人總是笑笑的將項鍊戴上再穿上那些繁重的保暖衣物,將自己給包覆了起來,最後再圍上圍巾,完全看不到那條項鍊。



是重要的東西吧?

美國不只一次問自己這個問題,但他卻無法開口問當事人。



所以到蘇聯死去之後他仍然不知道項鍊裡頭所裝的是什麼。


嗯,對啊。
蘇聯已經死了,再也沒有人可以反抗美國了。






他變成所向無敵的?





但在後來的國際會議上,美國又看到了蘇聯,那個男人一樣穿著厚重正低頭看著文件,他發現有視線在注視他,他抬了頭對上了美國,眨了眨眼。

他起身了,走到美國面前,有些靦腆的笑說:「你是美國對吧?我是俄羅斯聯邦。」並伸出友誼的手。
那樣笑那樣的態度像是初次見面,美國是過了半晌才反應過來,連忙伸出手說:

「我是美利堅共和國。」



如果說他沒有蘇聯的記憶這也是說的通的,因為那或許是兩個不同的靈魂。英國對於美國的疑惑是這樣下定論的。


就像是夢一樣,一切都可以重來,他與他的關係。

(他是俄羅斯聯邦,那蘇聯去哪了?)





當冷戰結束之時,蘇聯在他面前痛苦的死去,那個時候的美國只是呆坐在地上什麼也無法做,直到淚流滿面的紅軍來到他的面前,他們說要帶走他們的王,就抱走了躺在美國懷中的蘇聯,那具早已失去溫度的軀體。

他們用破碎的紅旗包覆著蘇聯的屍體,那是他們死去的王。


(項鍊的事也是很久之後才再度想起的)



後來英國才跟美國說那不算真正的死去,如果一個國家真的死亡的話會像那個揮舞著高傲黑鷹旗名叫普魯士的男人,銀白色的髮,赤紅色的瞳。


美國還記得那一幕,當戰爭結束時,當普魯士被判決死刑之時,血紅的雙眼裡的瞳孔先是放大疾速收縮,德意志大聲呼喊著哥哥,而那位被稱為戰場女武神的匈牙利則是當場掩著面痛哭了起來。

面對這種情況的普魯士卻像平時狂妄的大笑了起來,還一邊嚷嚷著說些什麼本大爺就算快死了還是會跟小鳥一樣帥氣之類的話,但他的身軀卻開始剝落成透明的碎片飄落在空氣之中。
美國睜大了眼……這就是滅亡,普魯士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只剩破碎的一句West,你要好好活下去……迴盪在法庭之中,其餘的榮耀什麼的……


都不復存在了。



那些人的哀傷太重,讓美國幾乎無法負荷(那些歐洲國家與普魯士相處過的光陰都遠大於美國的年紀),他跌跌撞撞的跑出法庭到外,想呼吸新鮮的空氣,推開門是過分刺眼的太陽。

他看到躲在陰影下的蘇聯,那個男人在這種時候竟然還是在喝酒!

美國一股怒氣上來無法克制,但對方看他的眼神卻是嘲諷,他清楚的聽到對方笑說:






「太過年輕的國家,你懂些什麼?」


他愣住了,就愣在那。




那個下午從教堂傳出的輓歌,鋼琴的演奏,不曾停止。







當美國看到俄羅斯(是俄羅斯不是蘇聯)帶著溫和的笑容站在莫斯科機場迎接自己時,他心裡還是豎起了一陣寒毛,那樣的笑容太過純粹,但美國卻承受不起。

相同的臉蛋,相同的笑容,重疊。

(他是他嗎?)




真的可以像夢一樣嗎?

重新來過。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