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沒有絕對(APH-丹挪/鯨組)








你曾經以為雪是白色的,對第一眼張開就看到雪的你來說。







沒有絕對







你是冰/島,挪/威的弟弟。

你的世界是繞著挪/威所打轉的,你完全的信任挪/威,但因為這樣,那時他不明白挪/威那話中所表達意思。

「唉,又是那個討厭的傢伙。艾斯廉你懂我說的是誰吧?」
他放下方才餵食你的麥片,雙手環胸圍蹙著秀眉看著窗戶有些無奈的說道,下一刻就聽到有人大敲你們小屋的大門,伴隨那開朗的聲音說:「諾子,我帶些我家的特產來給你還有艾斯廉吃喔!」
你看著兄長去應門的背影,你又看著他開門一拳狠狠打向來者的頭上,碎唸著什麼一早就那麼吵不想活了嗎!
是的,在你眼中你只有看到這些,你並沒有看到挪/威那微泛紅的臉頰,你也沒注意到他毆打丹/麥的力道其實沒有很大。



所印在你腦中的訊息只有〝討厭的人,丹麥〞。



挪/威的敵人,我們共同的敵人。







「艾斯廉,我很抱歉……」總是強勢的哥哥崩潰的跪了下來,抱住幼小的自己大聲哭泣。
你睜大了冰藍的雙眼,你看到他滿身是傷,你還來不及明白對方的涵義,要帶走你們兩人的馬車就已經在門外等候了。
「諾子,不要哭了。趕快走吧,你身上的傷……」那個高大的男人進了屋,表情沒有平時的開朗,是他造成哥哥身上的身。
「你住口!」哥哥大聲的咆哮回去,緊緊的擁住自己,你隱約的猜到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哥哥還有隔壁的瑞/典被強制畫在丹/麥的領圖下,所以現在,大家都要住在丹/麥家,而隸屬於挪/威的自己也要過去。



那時你看丹麥的視線……只剩下了憤怒的恨意。







後來你們住在了一起,你只是個孩子。

你不明白他們之間的關係,當那日你回到了屋裡,你經過了丹/麥的房間聽到裡頭傳出了奇怪的聲音。

喘息聲、謾罵聲、呻吟聲……
那是丹麥……跟挪威?!


你呆愣在那,你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但你覺得丹麥在傷害你的兄長。

年幼的你,就只能靠著那扇門房無力的哭泣。


當挪/威與瑞/典聯手獨立的時候,你卻被了留下來。

再過了多久,你揮舞著那面旗幟離開了丹麥家。

不屬於挪威也不屬於丹麥,你是獨立的國家。







你以為一切會跟小時一樣,但你卻可悲的發現自己再也騙不了自己了。



「艾斯廉你知道嗎?其實雪不是白色的喔。」挪威摸著自己的頭溫柔的說。
你拉著他的衣角呆呆的望著他。
「有些事也很難說,討厭、喜歡那些,其實沒有絕對的。」

那是當住在丹/麥家時候的事,挪/威曾這樣對自己說過,但當時的自己不懂他的意思。



那個對你來說過份殘酷的事實。


(早在你出現之前他們就已經是對戀人了)




你還是努力的欺騙自己,自己才是跟挪威同一陣線的,丹麥是敵人!

你以為你可以繼續這樣下去,但身體的狀況急速的下降,這樣只是徒增你的痛苦。



最後,你看到挪威那白皙頸部上的紅色小點,你想再也騙不了任何人了。


(身體好痛,心也是呢)



「你為什麼要背叛我!」你粗暴的拉扯著你的兄長。

「艾斯廉你在說什麼?我哪有──」他只是疑惑,但也發現情況不太對。

「他不是敵人嗎!」當你喊出這句話時其實就感覺喉嚨像是要被撕裂了。

「艾、艾斯廉,你聽我說……」他注意到你身體上的異狀。

「你怎麼可以愛他?」淚腺崩盤,口腔充滿鐵銹味,似乎有什麼也延著嘴角流下了。



你最後情緒的崩潰,突然倒地昏迷,但嘴中卻不斷的重覆的一句……


























「我只有你啊……」


















挪威的世界裡面有許多的人。

但我的世界裡……




















只有挪威一人。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