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詠嘆調(3-1)

服用前注意:
下面有本人第一次打的不成熟R18,出本前我會依照情況作修改


正文:



明明已經先用手指適應了,但實際進入時還是很難受。
「菊、哈,你放鬆一點……你夾得我好緊。」亞瑟額頭冒出了汗,無奈的笑著望向眼前坐在自己身上纖細人兒。
「啊……不行,亞、亞瑟我……」只不過才容納一半,但菊卻深深的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要被撕裂了開來,好疼,現在只能靠雙手扶住亞瑟的肩膀才支撐自己的重量。
「乖,沒事的。」亞瑟輕撫著菊那緊蹙的秀眉,向前趁菊不注意時偷了一個香吻,那微開的小嘴根本是在誘惑著自己,伸出了舌尖情色的舔著菊的薄唇,而菊雙眼迷濛的也伸出了小舌迎合著亞瑟。
「不要……」菊發現亞瑟又往自己的體內進入了一些,有些求饒的叫著,他覺得自己會無法負荷。

面對菊這個模樣,亞瑟有些無奈但又有些壞心的笑說:「菊,忍一下喔。」接著就移開菊倚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雙手,失去重心,菊直接的被強制容納對方的碩大的分身。
「啊──」無法喘氣,菊連忙想起身但卻又被對方緊緊的抱住,只能瞇著眼一點一滴的感受下方完全侵入自己私密體內的異物。
雖然很清楚的明白眼前纖細的人兒似乎已經不行了,但亞瑟無法按捺住想在局體內奔馳的欲望,亞瑟一悄悄的朝菊的下身探去,握住對方最脆弱的部位。
原本是在喘息調整呼吸的菊,發現亞瑟的用溫熱的手心包覆住自己的前端時,那早以泛著紅暈的雙頰又通紅了起來,因為他想到方才自己在亞瑟口中釋放的模樣。
「剛剛已經……」他羞紅著臉連話都有些說不下去了。
亞瑟看見菊的容顏,溫柔的笑著但卻又加快手上的速度。
「嗯……!」菊反射性的想起身,身後異物傳來的刺激讓菊不敢輕舉妄動,有些慌張,委屈的淚水順著那姣好的臉蛋流下。
「菊,我覺得我可能忍不住了。」亞瑟的聲音有些沙啞,他已經盡力在忍耐了,但該死的是菊那表情,讓他無法克制!
他給菊一個好看帶些歉意的笑容,下一秒他緊緊攏住菊的細腰大力直接的擺動了起來,無視對方那梨花帶淚的臉龐與那斷斷續續的哀求聲。



「啊!亞、亞瑟!」菊覺得自己快壞了,他可以完全的感覺到亞瑟在那體內奔馳的快感,一開始是很痛但後來有夾雜了幾絲情慾的感受。
「菊……你的裡面好熱喔。」自己的敏感部位被細緻溫暖的內壁給緊緊包覆住,亞瑟不禁想讚嘆這具身體,他狠狠的撞擊眼前人兒體內的柔軟。


菊的模樣,菊的身體,菊的聲音,菊的淚水,菊的一切都令他瘋狂!


「不、不行了……啊!」菊雙手死命的抓著亞瑟胸前的衣襟,淚水留個不停,那聲音像是呻吟惹得人心神撩亂。
太多得快感夾帶了太多的慾望使他感到要被淹沒似的,但又無法停止。
「唔……嗯!」混雜著喘息的細碎呻吟突然的拔高,緊接著是菊的嬌聲喘息。
亞瑟注意到了菊的這個反應,朝方才進攻的地方再次挺進,弄得菊流露出那像蜜糖一般呻吟,讓亞瑟覺得無法自拔。
「那裡……那裡,不行!啊!」體內的敏感處被人撞擊,好熱,感覺像是要融化了一樣,無意識之中菊已經扭著細腰配著亞瑟的律動。
亞瑟的喘息聲也越來越急促,他閉上了眼去感受菊的呼吸,當菊前端在次釋放時突然緊蘇的甬道讓亞瑟低吼了一聲,也在菊的體內射了出來。





張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地上,感覺柔軟的,自己似乎躺在花海之中。

啊,是紅色的花呢。
望向天空,是一種詭異的橘紅,白色的蝴蝶輕搧著薄翅雙雙飛過他的眼前。
明明一切很奇怪,不合乎邏輯,但菊意外的接受了,他瞇起了眼想再躺一下再起來,但有種味道卻突然衝入他的鼻腔。

鐵銹味?
那是……?



血!
他睜開了雙眼,連忙想起身的那瞬間身後卻失去了著力點,陷了下去!
原本的花海全都溶化似的,帶著濃稠的腥味,那樣的紅成了名副其實的血海。

菊爭扎著但身軀仍是向下沉,他試著尖叫但喉嚨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不要!

誰快來救我!

被恐懼給緊緊的扣住喉嚨,越是想抵抗但沉淪的速度卻是越快。
等到向上伸的手也被淹沒的時候,那是絕望。



當眼中一片只剩紅時,菊似乎看到有一個人,在上頭(岸邊?)像是在喊些什麼,那個人的似乎相當緊張(崩潰?),那是……




他從夢中被嚇醒,菊睜著略微溼潤的雙眼,原來是夢啊……但真實的可怕,可怕的夢。
他轉過頭看著亞瑟的睡容,他的心一陣糾結,他伸手環住亞瑟的雙肩吻了上去,溫熱淚水也跟著流了下來,他覺得自己的情緒好亂,無法整理出一絲頭緒,在剛剛的夢裡,他只感覺到絕望,其餘的……都沒有了。


「菊?」因為菊的舉動也跟著醒來的亞瑟,他緊抱住菊赤裸的身子,擔心的望向他。
不太對勁,菊是在害怕嗎?



「我夢到我死了。」雖然不是,但感覺就是死了,沒有任何的希望。
「怎麼會,你別想太多。」憐惜的安撫著對方。



「你也有過那種感覺嗎?感到痛苦、絕望,似乎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充滿迷惘的棕色雙瞳,語氣卻是道不盡的嘆息。
他是猶豫了半刻才回答他的問題。
「有的,那是……」那個金髮的男人蹙起了眉頭,靠在他的耳邊輕聲的述說著自己的秘密。


「嗯,真的?」眨了眨眼,他像是對這個答案感到有些訝異,但對方卻是點點了頭,那樣的沉重。







「我覺得身子最近有些不舒服。」清洗完畢,菊穿著淺綠色的和服,淡淡的說。

「怎樣不舒服?」亞瑟在枕頭旁找到自己的領帶,他下意識的詢問。

「嗯……該怎麼說呢,我聽到很多的聲音,有點吵。」

「是你家的那個孩子嗎?就是頭上綁著蝴蝶結的小女孩。」

「是小孩的沒錯,但也有大人的,男的女的都有。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亞瑟先生我是一個人住的。」

「會不會是你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他一手放在菊的額頭上,謹慎的告知。

「好的,我會注意的。」瞇著雙眼,有些慵懶。

「有事的話要趕快跟我說喔。」亞瑟拉開了紙門,陽光照射了近來。

「嗯,亞瑟先生你的帽子!」菊趕緊將掉落在角落的黑色紳士帽遞了過去。

「謝謝。」他溫柔的笑了,如同早晨的陽光。



當門關上的那一刻,菊隨意的坐在地上,那些吵雜的聲音也跟著開始響起,越來越大聲……

「安靜……」

「不要再吵了!」

他對無人的寢室的大吼著。
但那些雜亂的聲音依然不減,持續的在菊的腦海中迴盪著。

菊衝到璧櫃前,打開並瘋狂的翻找,衣物掉落了一地,最後他找到了那枚被藏在最角落的胸針,那是數百年前,英國給他的。

他緊握著,跪在地上,希望那可以支撐自己……消除自己的不安,因為他很清楚的明白,那些聲音,是自己子民的聲音……












是不祥的徵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