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詠嘆調(3-2)

他是個內斂的人,他什麼事都不太願意跟別人說。
當他向你說出自己的困擾時,你是否有發注意到那樣的嚴重性?
 
他在向你求救。
 
 
「法國先生今天早上有發電報給您呢。」開車的士兵調整了後照鏡,順道提醒了坐在車後的國家。
「那傢伙有說是什麼事嗎?傑克。」一手撐著下顎,看著窗外的景色,剛離開菊家裡的亞瑟現在準備要去機場返國。
「嗯……他沒有說,但似乎是很嚴重的事情。」名為傑克的士兵身兼駕駛的職責,他仔細的思考今早上司告知的消息,並告訴亞瑟。
「這樣啊,那應該就沒啥事吧。」亞瑟的用詞有些粗魯,他打了個哈欠,打算等等上飛機後再補眠,時差的問題還是讓人很麻煩。
那是一台從對向行駛的轎車,與亞瑟的坐車剛好錯身而過。
他看到了,亞瑟確實看到坐在後頭的人,整齊向後梳的金髮,藍色的雙瞳,與那嚴肅的神情。
一個眼熟的傢伙,亞瑟一開始並沒有太在意,他知道自己認識這個人(國家),但現在一時想不起來,只感覺到有些矛盾,但也說不出來。
 
 
 
「日本大人,那一位已經來了,而且他也帶了另外一位國家大人來了。」穿著傳統服飾略有年紀的仕女跪在菊的房外,伏在地上恭敬的稟報。
「啊,太好了!」原本正在品茶的菊連忙起身拿起桌上的武士刀,拉開了紙門溫和的笑著。
他很開心,那兩位的到來,為此還特別的打扮了一番。
 
他穿著潔白如雪的軍裝。
 
 
你聽到聲音了嗎?
什麼?
嘎啦、嘎啦的機械聲。
沒有耶,那是什麼?
世界的齒輪。
嗯?
世界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了。
 
 
他又做夢了,這次剛好有些相反,他是被鋪天蓋地的鮮紅大花給掩埋了,他還躺在那,他身子沒有陷下去,雖然結果也是無法呼吸。
他很清楚知道那個夢所代表的涵義,那個夢是在提醒自己,該往前走了。
 
大日本帝國
 
「很抱歉,如此突然冒昧的來打擾您。請問方便讓我進去嗎?」菊站在那扇木門外,壓著電鈴上的對講機上,如同往常一般禮貌的說道。
亞瑟一聴到是菊的聲音連忙來應門,他轉開了古銅的門把,看著眼前的菊有些緊張的問:「怎麼了嗎?」
亞瑟對於菊的來訪感到很訝異,因為這邊是亞瑟隱密的私人住宅並不是公開的領事館之類的,他那時雖然有留住址給菊但沒想到菊真的會有前來的一日。
(日本到英國,太過遙遠了)
這邊是遠離倫敦熱鬧市中心的郊區,平時所有生活起居都是亞瑟一人自我打理,女僕只有固定時間會前來打掃,其餘時間都只有亞瑟一個人。
(其實還有其他人看不見的朋友)
菊十分疲憊的苦笑說我只是想詢問您一些看法而意見而已,而亞瑟則是連忙請了他進屋。
 
亞瑟替菊倒滿了一瓷杯的紅茶,他小心翼翼的看著菊的反應,他覺得今天的日本,怪怪的……
「我想問您幾個問題。」
「嗯,你說吧。」
「您會恨美國嗎?當美國執意要離開您時。」
亞瑟皺起了眉,他沒想到菊會問這個問題,他是停滯了半晌,經過思考之後才回答的:「說實話的話只有難過、失落,至於恨的話……是沒有」
「因為您愛著他?」
「等等!菊你不要誤會了!」
「我說的是您與他那兄弟般的關係的愛。」
「菊,你發生了什麼事?」亞瑟的神情逐漸轉為擔心,菊的模樣……
「如果是恨的話,那反而更好應對。」
「菊?」對於菊的喃喃自語,亞瑟直覺得真的出了問題了,他上前將對方抱入懷中,輕拍著菊的背,溫柔的安撫著他。
「亞瑟……」菊抬起他今日略微蒼白的臉蛋,亞瑟在他淺色的眼眸中看到了漩渦,那是一絲的瘋狂。
 
 
「我砍了王耀了。」
 
當他執刀砍向於他時他發現自己的心情意外的平靜,他的視線瞬間填滿了一片血紅,好美喔,像極了盛開的嬌豔牡丹。
(夢中的紅花……)
受傷的人面對這樣的偷襲讓他直接跪落在地,吃力的轉過頭,想看這個大膽兇手是誰。
看到了他……
先是錯愕接著轉為哀傷……
菊冷冷的望著他,菊討厭他的表情,像是在悲憫誰。
『你以為你是誰啊?』
菊用不帶任何一絲情感的語氣對眼前的黑髮男子說,他鄙視著對方的脆弱。
「對啊……我對你來說算是什麼啊?」
自言自語似的,那個人的語氣只是帶著淡淡的無奈,沒有任何的波動與一絲的怨恨。
像他這樣輕描淡寫的反應反而徹底的挑起了菊的怒火。
「像你這樣固執古板的人,根本不適合生存在這個世界裡!」
「所以呢?」
抬頭仰望著他,中國苦笑著,他忍受著背上血淋淋的傷口反問著菊。
最後,菊是逃離了現場,他覺得好痛!好痛!明明沒受傷的自己但胸口卻好痛!
 
亞瑟也忘記後來兩人是怎麼談心談到床上的,是菊主動的,應該說菊那個模樣比較接近自暴自棄,亞瑟不喜歡菊這樣。
 
亞瑟明白菊勢必會發動一場戰爭(對中國),他不希望事情是變成這樣,但他沒理由也沒那個身份與資格說服菊停止這一切。
這是日本的戰爭,名為英吉利的他沒權利干涉。
 
兩個國家太過遙遠,關係太過薄弱,很難互相照料,亞瑟一直以來都很明白這個道理,但他也明白自己放不下菊……
 
當菊離開他家時,亞瑟仔細的思考這些錯綜的問題,過沒多久他就接到法國所打來的電話-德意志開始行動了!
 
 
一戰的慘痛經驗讓英國與法國都承受了前所未有的慘痛代價,他們不想再體驗一次了,所以他們選擇放任的德意志的那侵略的行為。
他們所怕的不是德意志,而是戰爭。
『我們是國家不是人,所以不可以意氣用事』
 
才不到一個世紀,這個世界就已經已超越任何時候的速度在前進,帶領他們前往未知。
像從前那種平淡的生活是不是不可能在存在了?
 
其實亞瑟時常覺得倦了,倦了這一切……
他不想在跟任何事情扯上關係,他有時也羨慕那個名為瓦修(瑞士)的人(國家),他可以站穩自己的立場,不怕孤單的阻斷任何想跟他靠近的國家。
他不怕寂寞呢……
 
亞瑟現在撐住自己精神的是以往的榮耀(但已不再),女王陛下,還有……
 
 
名為菊的意識的人(不是國家)。
 
 
(菊他……也在打戰呢……)
 
『我們是國家不是人,所以一切私情都應該拋棄。』
那個黑髮的人兒偏頭的說,他的眼神是亞瑟不曾看見的冷漠。
而坐在菊對面的兩人則是認真的聽他訴說,其中一人起身向菊伸出手:「我們正式結盟吧!日本。」
「我也要跟日本結盟!」另一人看見也連忙的喊道。
菊淺淺的笑著,優雅的起身握住對方的手回答:
 
『我很樂意與您們結盟,德意志還有義大利。』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