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詠嘆調(4-1)

你見過那個孩子哭泣,看到他的淚水時簡直比自己身上所受的傷還痛。
你活了太久了,你那時想抱住那個孩子,自己的弟弟……
但卻被狠狠的推開,那個孩子用力推開了自己。
『別碰我!』
「菊?」
『你不是大哥!不可能……你不是大哥!大哥怎麼可能會被打敗了……大哥怎麼可能會被那些蠻夷之國打敗呢!』
接近崩潰似的,那個孩子歇斯底里的朝自己大聲吼叫,平時的溫文冷靜完全走了樣。
你覺得你的心碎了一地了,你明白那代表日後彼此的分離,因為你守護不了他,你沒有資格當他的兄長。
這個世界變了,不再是以你為中心打轉,你也明白自己必須往前走,不然會被時代的巨輪給……
 
輾碎。
 
 
東方與西方的兩條戰線正在蹂躪這個名為世界的母親。
 
「亞瑟,不是哥哥愛找你碴,只是你真的不在意嗎?」
「你在說啥啊,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不知道嗎?日本加入德意志的同盟了?」
 
亞瑟覺得那不是真的,他覺得自己被打擊到了,腦袋一陣暈眩,被這個意外的消息。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菊才不會做這種事的……
因為菊……他沒有說過這件事的。
 
菊他……他什麼都沒說啊……
 
他什麼都沒跟我說!
 
在那路程上,亞瑟十分的焦躁,他覺得自己一定要直接見到菊,他不要用電話詢問,因為那感覺,兩人相隔好遠,他討厭這種感覺。
如果要仔細回想的話,那一天,在自己離開菊家中的那一天,數月前的那一天……
自己……
有看到那個人……
德意志!
不該讓他,讓那危險的傢伙靠近菊的,那個混帳!
那個人兒的笑容,在你記憶中變得有些模糊不清……
 
「嗯,是這樣沒錯的。」菊的笑容是如此的可人,但身上的軍服,雪白的令亞瑟感到刺眼。
「您不加入我們嗎?」那溫柔的聲音,菊小心的幫亞瑟倒了一杯日式的綠茶,他的語氣是如此的平靜,溫和,像是在談論今日的天氣。
『別……別開玩笑了!』
亞瑟用力拍桌站起的這個舉動震得茶水翻倒,菊看著那沿著桌緣滴下而成榻榻米上成了一攤深色的茶漬,他的笑容逐漸暗淡……
『菊,你有想過你這樣加入是多麼錯誤的決定嗎!』亞瑟完全扯開嗓子大聲的質問著。
「聲音……」那些聲音一直困擾著我,你不知道嗎?那是我子民的聲音,因為土地不夠,他們無法存活下去啊!
『你是沒見過大戰的可怕,所以你不了解!』
「您請別……」別這樣自大了!您從以前就這樣看我的嗎?您認為我是膚淺的,什麼都不懂,您當我是誰?
『像德意志那有跟瘋子一樣的人在掌權,你為什麼還要跟他結盟?你也瘋了嗎!』
「我是……」比您還要悠久的存在啊!
 
「亞瑟先生,您是在害怕嗎?」菊的聲音突然加大,壓過亞瑟所有的指責,讓亞瑟略帶疑惑的看向他。
亞瑟對於菊那異樣的笑容感到有些毛骨悚然,那彷彿不是自己認識的菊……
 
菊緩緩的站起,平視亞瑟的雙眼,他的笑容有些扭曲了,
你也有過那種感覺嗎?感到痛苦、絕望,似乎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有的,那是……
 
『自從維多利亞女王逝世,大英帝國的榮耀就已不再!』
 
我所感到絕望的,是維多利亞的離開……
 
心中的秘密,代表自己軟弱不成熟的秘密,就這樣被菊大剌剌的拿來攻擊自己的目標,等亞瑟反應過來時他已搧了菊依個重重的耳光。
菊的表情有些漠然,對於亞瑟的舉動他似乎情緒沒有起了太大的波動。
皺著眉思考了半晌,菊才緩緩的說出:「沒有辦法呢,還是討厭您呢。」
亞瑟對於這早已失控了一切無法掌握而感到恐懼,他甚至不敢聽菊所說的下一句話。
「您總是在利用我,一開始只是為了替您牽制俄羅斯的行動,我打贏了,但您卻又眼紅。」
「果然對於第一眼就討厭的感覺是無法改變。」
「還記得嗎?在中國的宮殿庭院中,您撞到了我。」
「您害我打破了玉珮,那是一位很重要的人所送我的護身符。」
「您只是隨手取下身上的胸章就說要補償我,我無法理解您那時的自信是從哪裡來。」
「只不過是枚鑲有綠寶石的胸章就想打發掉我,您也太自大了。」
「所以我才說從第一眼就討厭的人。」
 
 
 
 
「是無法真的喜歡!」
 
 
 
 
「你看起來心情很差耶,讓哥哥我有點擔心呢。」法國坐在會議桌的一角,而他身旁坐了另外一個穿著厚重大衣的男人,亞瑟看到他的笑容心起就起一陣疙瘩。
「俄羅斯。」
「講錯了,應該叫我蘇聯才對喔!」
亞瑟不想再去在意對方,隨便找一個位子想坐下時又聽到那個細嫩嗓音開心的說:「吶吶,我們可以殺掉日本對吧?等日本死掉以後我要他的土地喔,會分給我的吧?」
亞瑟聽到這些話時頓時起了強烈的殺意,那個人想殺掉菊……
他抬頭怒視著對方,發現他笑著,剛剛的那些話他是刻意說給亞瑟聽的。
「不要瞪我啦,我會怕耶,而且我只是想報一個仇而已。那時候你們每個人都笑我笑得好過份喔。」蘇聯故作可憐委屈的說,他那個模樣讓亞瑟想吐!
「特別是你-英吉利。」那瞬間,那總是帶著夢幻神情的紫眸展露出明顯的惡意,他繼續說下去:「日俄戰爭我吃了敗仗你很高興對吧?或許這就是你當初去巴結那個小日本的目的吧!沒用的英吉利。
亞瑟先生,您在害怕嗎?
您總是在利用我呢。
法國立刻發現氣氛不對,他連忙起身壓住正要爆走的英國,他一邊要英國冷靜點,一邊也無奈的碎念俄羅斯你就不能少說幾句嗎,結果還被另一人糾正說你又叫錯了我的名字。
「我!我才沒有去巴結日本!」亞瑟將所有的怒火化為一句話向蘇聯咆嘯,而對方只給他一個諷刺的大大笑容。
 
會議室的門被推開,美國大剌剌走進來的大聲的說:「世界的HERO了喔!而且我才沒有遲到呢!」
現在一片安靜還瀰漫著方才未散的火藥味,但美國不在意,他得意的說:「我今天帶來了我們同盟國的新同伴喔!」
亞瑟不想去理會那意氣風發的孩子,他原本對於這個事情不感興趣的,直到他看到美國所帶來的國家時,讓他無法再繼續忽視!
東方人特有精緻臉蛋,如同絲綢的黑色被簡單的束起,那個人有著略微嬌小的身材,他抿著雙唇看不出實際的情緒,高深莫測的模樣,他的存在已超越了在場的所有國家,已經數千年了。
與日本有著相近血統的國家。
 
中國!
 
 
菊不會後悔方才對亞瑟的態度,他覺得自己沒有錯。
都已經跟他說過身體不舒服了,為什麼他不能體諒一下自己?
他討厭亞瑟?
是的,從某個角度來說他是憎恨亞瑟的,應該說是英國這個國家。
為什麼呢?
那又是一個牽扯太多情感的過去與傷痛,不想提起。
(信念被摧毀了呢……)
菊抬起頭看向天窗外,那時的自己太過脆弱,太過無知,只會一味的依賴他人,所以最後才會受到這樣的傷害。
(不會再讓那樣的事情再發生過一遍的……)
 
 
我沒有錯,我選擇的道路才是正確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