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惡意損壞』 5.(APH-米露)

那些曾經輕聲呼喚著我的名字的人……
 
 
現在都在哪啊?


 
“伊凡!”
“嗯?”
 
 
 
 
 
 
“你會永遠的保護我嗎?”
 
 

 
「這樣做你很快樂是嘛,這樣用力踐踏別人的傷口會得到快感的美國君,真是變態啊!」
他失控了,美國很清楚的明白俄羅斯已經失控了,他燦笑的舉起水管在重重的打在美國的身軀上,笑著但無法停止的淚水讓任何人看了都不捨。
「我是那麼的努力,而你呢?」他蹲下身溫柔的捧起美國的雙頰,笑笑的問,但美國無法回答。
「你所擁有的一切,一開始就擁有的那些,都是我所渴望的!」咬著牙鬆開了手,美國的頭顱直接再次接觸地面。
「你有為你現在的一切做過犧牲嗎?」俄羅斯站直著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那個笑容完全扭曲。
 

“亞瑟對不起……我還是想獨立。”
那時候,那個人的身影是如此的脆弱。
 

「有嗎?果然是沒有。」那輕視的語氣,俄羅斯突然又開心的笑了起來,他伸手拭去自己的淚水,露出一副你就不過如此的模樣。
「我啊,可是犧牲了一切呢。」
「吶,美國君我問你喔!」
 
 
 
 
 
「那些曾經輕聲呼喚著我的名字的人……現在都在哪啊?」
 

那時候是他說開門的,當那個女孩開心的看見自己,開心的跑了過來,開心的說:「伊凡!陪我──」
你不讓他說出最後一個字,你的那一槍凍結了她的笑容,她臉上只剩下不解頭上多了個暗紅的彈孔……
“小安娜……我不能再陪妳玩了。”
 

「把她的屍體給我處理掉,我不想再看到她了!」
是我下的命令,焚燒再分屍,好殘忍……
但我一定要這樣做,因為我已經……回不去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妳還有陛下,還有其他人……
 
 

願意原諒我嗎?
 
 
 
 
「他們都不再了喔,你知道為什麼嗎?美國君。」
 
「因為我把他們全部都殺了啊!」
「因為身為蘇聯的我當然要把他們全都殺了啊!」
 
倒在地上的美國緩緩的閉上自己的雙眼,他不想看到那麼痛苦俄羅斯,能清楚的聽到俄羅斯所說的每句話,他想叫俄羅斯不要再講了,因為這樣痛苦的還是俄羅斯他自己。
 

俄羅斯對於美國這種反應很不滿意,他用力拉扯美國的衣領,在他耳旁大聲的吼著那個問題:
「那些曾經呼喚著我名的人,在哪啊!」

 
俄羅斯用力的推開他,自己也跌坐在地,他已經無法承受這樣的情緒,開始像個孩子無理取鬧的大聲哭泣。
 

「我連小安娜都犧牲了,我到底得到了什麼?」
 
(不要哭了……好嗎?)
 
美國知道俄羅斯完全的崩潰了,他試著想伸手安撫對方,努力的,但身體受了太重的傷,讓他無法順利的控制自己的身體好不容易撐起身子,伸手向前,向那個正在哭泣的人伸出手,但那一瞬間卻被制止了。
美國沒有感覺到痛,他是看到自己的手掌被一把短刃用力釘入木頭地板時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是她……)
 

女孩的眼神中只有熊熊的怒火,她裸著雙足奔向自己兄長的面前,跪了下來緊緊的擁抱住他,用那種刻意放輕的聲音不斷重復著:

「哥哥不是一個人,哥哥還有娜塔莎,娜塔現在就在這,哥哥不要哭了,娜塔會永遠愛著哥哥的。」
散亂著一頭秀髮,她努力的想安撫自己失控哭泣的兄長,她完全不想管倒在一旁的美國。
 
似乎是女孩安撫起了作用,俄羅斯緩緩的抬起頭,讓女孩用白色的衣袖替他擦乾臉上的淚水,但美國看到了,看到了俄羅斯那眼神中的冰冷,他覺得自己的情況不太妙了。(雖然現在就已經很糟糕了)
 
 
「娜、娜塔莎……」他的聲音還是十分的哽咽,他叫著眼前女孩的名字。
「哥哥!」她的表情有些歡喜也有些害怕,對於自己兄長所發的那種氣息。
「帶小安娜出去,把門關上,沒有我的指示之前不准開門。」他溫柔的小心的,將那條重要的項鍊套在女孩白皙的細頸上,並拉著女孩的雙手起身,將她輕推上樓梯。
「哥哥……不要。」她害怕了,她第一次是如次恐懼自己的兄長,她想拒絕哥哥的要求,但她卻不敢……只能不斷的回頭直到關上了門。
 

「美國君,我們來做個結束吧。」他的身軀搖晃著,拔出將美國的手刺在地上的那把刀,他的笑容好瘋狂,像是那時候,蘇聯死前的那時候。
 
美國閉上了眼,他知道自己完蛋了,接著他感覺到水管敲在他身上的疼痛,還有骨頭的碎裂聲,忘記是
第幾下了,他意識開始模糊,感覺不到痛之類的……
最後聽到的聲音,是自己頭蓋骨破碎的聲響。
 
 
 
 

“美國君,我跟你可以當好朋友嗎?”

“Sure!當然可以啊!俄羅斯聯邦。”

“只要跟美國君當好朋友的話,就不會再受到傷害了吧!”他的笑容……

“這是一定的,因為我是世界的HERO啊!”但最後……
 
 
 
 

對不起,又讓你受到傷害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