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關於部落格
入內請先看自介,推薦大感謝!
  • 3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惡意損壞』 6.(APH-米露(完)

 
當美國醒來時他已經在往返美國本土的飛機上了,那一瞬間他曾懷疑那一切都只是夢,項鍊、安娜塔西亞、蘇聯、俄羅斯的眼淚,都只是個可笑無聊的夢。
但當他看到自己手背上的傷疤(是那女孩),他明白這些都是發生過的事實,他因為該死的好奇心發現了一個足以害死他死在莫斯科的秘密。
他向頭等艙的空服人員詢問了日期,已經過了一個月了,距離那件事情已經過了一個月了……
他在莫斯科療傷了一個月?
他還以為俄羅斯那傢伙會將它丟到西伯利亞隨他自生自滅去了,但他沒有這樣做。
 
 
“太過年輕的國家,你懂些什麼?”
那時候蘇聯的這句話就是一個矛盾,其實蘇聯的年紀並不比美國大,前提是那不包含帝國俄羅斯。

 
“安娜塔西亞,一個整天黏著我的死小孩。”
這是欲蓋彌彰,如果是重生的話……蘇聯根本不可能會遇到那女孩,並有相處的機會(因為已經被抹殺了)。

 
美國皺著眉覺得自己遲鈍,為什麼沒注意過這些事情,但注意到了又如何?
揭開他的傷疤嗎?
大聲的對他說你怎麼可以殺了沙皇一家,他們是你的王!你怎麼可以這樣做。

 
這不是美國所想要的結果。
 
 
“我連小安娜都犧牲了,我到底得到了什麼?”
 


蘇聯的死是自我毀滅的,他就這樣站在美國面前走向死亡,美國什麼也沒有(無法)做。

接替蘇聯位置的俄羅斯,他又是以什麼樣的角度來看待自己的(像個小丑一樣),美國抱著頭想要逃避,他發現他對俄羅斯的那些舉止,在早已知道一切的他面前都是可笑的(徹底被暗算了)。
美國幾乎可以想像俄羅斯在私底下嘲笑自己的樣子,令人頭皮發麻。
(內心都糾結在一團了)
 

現在讓美國感到頭痛的是下一星期的國際會議,他不知道該怎麼樣去面對那個人。
 
 

『吶,美國,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他看到俄羅斯站在他面前燦笑的問他,接著舉起了一把黑槍,美國向後退想防衛。
但下一秒他看到的是俄羅斯將那把槍抵在自己的腦門,血花成放射狀的散了出來,他……
舉槍自盡了。
 

美國被嚇醒了,他在參加國際會議的前一晚做了這個夢,俄羅斯自殺了自殺了自殺了自殺了自殺了!
他不管現在是凌晨幾點他打電話給CIA要他們馬上調查俄羅斯現在的下落,而得到的結果是他目前已經剛到美國的境內,下榻在某家五星級飯店,在為隔日的會議暫作休息,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他沒有事……
 

那我自己所想要的,到底……
 
 
 



是什麼?
 
 
 


他表現的和平常一樣,他很完美的演出俄羅斯聯邦的這個角色,對於美國在俄羅斯失去消息的一個月他也只是用美國君走路不小心,結果腳一滑從樓梯上跌了下來,摔斷了腿。這種的理由微笑的輕鬆帶過。
當英國用疑狐的眼神看向美國時,美國只是隨口說就指示俄羅斯他家的地板太爛了,才會害本HERO跌倒。

(説謊!)

英國一看就知道美國在說謊,他只是在附和俄羅斯所說的話,但那不是真實的。
 

這次的國際會議沒有因為美國上次的缺席的造成了太大的困擾,爭吵的爭吵,無法溝通的還是無法溝通。
和往常一樣的一切,讓美國甚至忘了他想逃避面對俄羅斯的這件事,所有的事情真的都能夠船過水無痕嗎?
當結束時,大家都要離開時,那個人主動開口對美國說話了,讓美國又陷入慌張恐懼,他笑著說:「美國君我想好好跟你要個賠償,關於你弄壞我家地板的事。」
 

在其他國家耳中這是一句如此普通的話,但他背後的涵義只有當事人才能明白。
 

已被淨空的休息室,是俄羅斯鎖上的門,他將自己還有美國關在同一個房間裡,他的模樣都帶著笑意,讓人更感到恐懼。
 
(道歉吧!)

美國坐在沙發上,內心的聲音暗示著美國這樣做,拋下世界HERO的自尊來說,美國也認為應該要跟俄羅斯道歉。
 
「你想跟我道歉嗎?」先開口的俄羅斯身手解開自己的圍巾放置到一旁。
 
美國下意識想反駁對方的話語,但事實上,俄羅斯說的沒錯。
「你對於你所做的事有感到虧欠嗎?」俄羅斯一手搭置在沙發上,由上往下看坐著美國。
美國低頭不語,那算是默認了,他聽到俄羅斯的笑聲。
對於美國這樣的反應俄羅斯則沒太大訝異,他只是笑著,脫下手套並解開自己軍裝的第一、二的扣環。
「給你個補償的機會要嗎?」
美國聽到了這句話立刻抬起了頭,他看到裸露出來的白皙頸部與那誘惑人的鎖骨,但重點是中間有條細白的銀鏈。
 
「你當我是誰啊?美國君。」他伸手小心的解開自己戴在頸上的項鍊。
 
「讓我打一頓還是說句對不起,我就會原諒你嗎?」美國愣在那不敢動,他眼睜睜的看著俄羅斯拿著那條重要的項鍊對自己燦笑。
 
「你當初是怎麼打敗身為蘇聯的我,後來又是怎麼揭開我傷疤。」俄羅斯拿著項鍊的兩端,環上美國的頸部。
 
「那算是惡意損壞了吧?所以我要你記得。」他扣上了項鍊,將它替在美國戴上。
 
「你到底對我做過什麼,我不容你忘記,這是你欠我的!」他順手掐住美國的脖子,臉孔瞬間變得猙獰。
 
美國覺得自己快死了,無法呼吸,但他無法反抗,他被俄羅斯這隱藏已久的憤怒給震懾到。
 
(對不起……)
 
「所以呢!」語氣瞬間變得輕快,如同平常。
 
俄羅斯鬆開雙手,後退一步看著美國狼狽的樣子。
 
「我要你戴著有小安娜照片的項鍊,也就是被你發現秘密的那條項鍊,無時無刻提醒著你,你做過了什麼事。」
 
那是審判,俄羅斯對他所下達的審判。
讓他永遠都無法忘記自己所犯過的錯。
 
 
俄羅斯拿起自己的圍巾披上,他轉開了門把離開前,轉頭看向美國,冰冷的笑說:
 
 
 
『不會原諒你的。』
 
 
美國摘下了眼鏡,無力的捂住自己的臉,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歎息的道:







「哎呀,我被你傷害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